·主頁 >> 子夜卷宗 >> 子夜文集 >> [南宋]陳亮《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譯注


 
 
 

[南宋]陳亮《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譯注

原文/〔南宋〕陳亮 譯注/璞如子 2013.03.15 子夜星網站

 
  【譯注引言】
 
  陳亮,字同甫,南宋著名思想家與文學家,世稱龍川先生。二十四歲“首貢于鄉,旋入太學。”然而,由于試官刁難,曾兩試科舉未中。但其膽魄與學識頗令朝野為之震驚,五十歲之前,雖身為布衣,卻學生眾多,亦不乏仁人志士為其摯友。他厭惡朝廷官員中的腐儒之氣,反對與金人媾和,尤其憎惡朝廷上下那些投降派的猖狂,因而遭到權貴們的嫉恨,以致多次被污下獄,身受酷刑。

  陳亮的《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寫于淳熙十五年(公元1188年)。此前,他曾多次上書給孝宗皇帝,論及收復中原以及中興圖強之策,可幾乎都石沉大海,但他并未因此而消沉。十年后,四十六歲的陳亮親赴長江沿岸,對京口、建鄴一帶地理形勢做以考察,并再次上書。書中,對建鄴這一江南重要門戶之地所處地理形勢,做了概要的且又是前無古人的考析。同時建議經營治理建鄴,并以此做為進可攻、退可守的江南根據地,以便直取中原。書中力陳“中興大義”及“議和”之害,痛斥了朝中議和派的“書生”們關于“江南不易守”的謬論。文中開頭言道:“臣請為陛下論天下之形勢,而后知江南之不必憂,和議之不必守,虜人之不足畏,而書生之論不足憑也。”此正是本次上書的宗旨所在。而文中“第非常之事,非可與常人謀也。”“使如臣者得借方寸之地,以終前書之所言”云云,又寄寓著對孝宗皇帝能給以召見的渴望。通讀全文,可謂無私無畏,肝膽照人,且又足見其城府之深,大略之遠,絕非常人之可及!

  此文寫作的具體地點,正如文中所說,當是金陵鐘山的“沙嘴之傍”。與此同時,陳亮還另填有《念奴嬌·登多景樓》一詞以抒發胸臆,尤見慷慨悲壯:

  危樓還望,嘆此意、今古幾人曾會!鬼設神施,渾認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橫陳,連岡三面,做出爭雄勢。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

  因笑王謝諸人,登高懷遠,也學英雄涕。憑卻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無際。正好長驅,不須反顧,尋取中流誓。小兒破賊,勢成寧問彊對!

  中原淪陷,宋廷退守江南,又“渾認作、天限南疆北界”,而陳亮卻不這么看。南宋都城臨安的門戶──江淮之旁的建鄴,在他眼中卻是:“一水橫陳,連岡三面,做出爭雄勢”,因而“正好長驅,不須反顧,尋取中流誓”!惟可惜,偏安一隅的南宋朝廷無眼亦無膽,空熬了一代英雄豪杰的心志。

  
 
 

 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1>

〔南宋〕陳亮
 
 

  【原文】

  臣聞有非常之人,然后可以建非常之功②。求非常之功,而用常才、出常計、舉常事以應之者,不待智者而后知其不濟也③。前史有言:“非常之原,黎民懼焉。④”古之英豪,豈樂于驚世駭俗哉⑤?蓋不有以新天下之耳目、易斯民之志慮,則吾之所求亦泛泛焉而已耳⑥。

  【注釋】

  ①孝宗皇帝:即南宋第二位皇帝宋孝宗趙昚(1127.11-1194.6),在位二十七年(1162.7-1189.2)。趙昚(shèn),宋太祖(趙匡胤)七世孫,系太祖之子趙德芳(八王爺)的后人。
  ②非常之人:具備非凡心志與才能的人。
  ③常才:平凡的人才。 舉常事:采取平凡的行動。 不濟:不得力,借不上力。
  ④非常之原,黎民懼焉:原,指事初,事情開端。 黎民:百姓。 此句是說:凡實施某項國事若有一個不尋常的開端,百姓便會因為感到恐懼而格外小心地來對待。此句見《史記·司馬相如列傳》:“非常者,固常之所異也。故曰:非常之原,黎民懼焉。”
  ⑤豈:怎會、哪能。 驚世駭俗:讓世上一般人感到驚駭。
  ⑥蓋:發語詞,于此又相當于“若”。 以新:“以(此)令使……一新”。“以”,借“非常之原”而言。 新:于此為形容詞作謂語,又兼狀語。翻譯時可按現代習慣譯成“令使……一新”。 耳目:指視聽。 易:改變。 斯民:民眾、百姓。 志慮:此指追求與思慮習慣。 吾:此為泛稱,指欲治理好天下者。 泛泛:尋常,微不足道。 焉、耳,于此均屬語氣助詞。

  【譯文】

  臣聽說過,有了不尋常的人,然后可以建非凡的功業。想求得非凡的功業,而用平凡的人才、擬定平凡的計策、采取平凡的行動來應付,不用等著有智慧的人評說,以后自然知道那是借不上力的。前人史書上有這樣一句話:“凡事不尋常的開端,百姓會受到震懾的。”古代英豪,怎會以故意讓世人驚駭為樂呢?若不令使天下人耳目一新,不更換民眾的追求與思慮習慣,則我所考究的也不過是平平常常的東西而已。


  【原文】

  皇天全付予有家,而半沒于夷狄,此君天下者之所當恥者①。《春秋》許九世復讎,而再世則不問,此為人后嗣者之所當憤也②。中國,圣賢之所建置,而悉聽其淪于左衽,此英雄豪杰之所當同以為病也③。秦檜以和誤國二十余年,而天下之氣索然而無余矣④。陛下慨然有削平宇內之志,又二十余年,而天下之士始知所向⑤。其有功德于宗廟社稷者,非臣區區之所能誦說其萬一也。

  【注釋】

  ①“皇天全付予有家”:此語出自韓愈《平淮西碑》:圣文武皇帝既受群臣朝,乃考圖數貢曰:“嗚呼!天既全付予有家,今傳次在予。予不能事事,其何以見于郊廟?”群臣震懾,奔走率職。 皇天:上天。 全:完整地。 有家:即“我有國之家”,此指大宋王朝。
  ②九世復仇:指春秋時,齊襄公為了替九世遠祖齊哀公復仇,滅掉紀國。見《春秋公羊傳》卷六。 再世:第二代,這里影射宋高宗。此意為:古人過了九代還念念不忘復仇,而今僅僅第二代,就不問復仇之事了,豈不是做為后代者所該當氣憤的嗎。又影射宋孝宗也推行投降的議和路線,不為徽欽兩帝復仇。 后嗣:后代。
  ③建置:建立與設置。 悉:全,都。 聽:聽任。 左衽:衣襟朝左掩,是我國古代少數民族的服式,不同于中原地區的右掩,這里借指金人。 病:病患。
   〔按〕“悉聽其淪于左衽”,四庫本作“悉聽其陸沉”。又本文“虜”字,四庫本亦改為“敵”。《四庫全書》乃清人編纂,凡涉及本朝忌諱詞語,多篡改更易,乃至刪剪,故而常有失古籍本色。
  ④“氣”,此指精神、斗志。 索然:蕭索,冷落。
  ⑤慨然:有氣概的樣子,慷慨激昂的狀態。 又二十余年:指宋孝宗從即位到陳亮上本書,已歷時二十七年。 此三句實際是在婉轉地激勵孝宗皇帝。 誦說:述說、復述。 萬一:萬分之一。

  【譯文】

  上天給予我宋朝完整國土,卻有一半淪陷于外族手里,這是統治天下的君主所應當感到恥辱的。《春秋》稱許事隔九代尚能復仇之事,而第二代就不問復仇之事了,這是為人后代者所應當憤慨的。中原之國,是先前圣賢所開發創建的,卻全聽任其淪陷于外族之手,這是英雄豪杰們所應當共認的心頭病患。秦檜以“議和”誤國二十余年,致使天下斗志黯然無存。陛下繼位后顯現出氣概,大有平定天下的志向;又過了二十年,而天下志士才知道該追隨的方向。這有功德于江山社稷之處,不是區區小臣所能述說萬一的。


  【原文】

  高宗皇帝春秋既高,陛下不欲大舉以驚動慈顏。仰心俯首,以致色養,圣孝之盛,書冊之所未有也①。今者高宗皇帝既已祔廟②,天下之英雄豪杰皆仰首以觀陛下之舉動,陛下其忍使二十年間所以作天下之氣者,一旦而復索然乎③?

  【注釋】

  ①高宗皇帝:即宋高宗趙構(1107—1187)。此段話,還是用來給孝宗皇帝二十余年來對進取中原之事無動于衷的下臺階之語。
  ②祔(fù):歸祔,合葬。祔廟:指歸奉于祖廟,是臣子針對皇帝去世的尊語。
  ③其:發語詞,此通“豈”。忍使:忍心使。 所以:即“以……所”,與當今常用的表示因果關系的“所以”一詞有異,且“二十年”倒置其前。 二十年間所以作:即“以二十年間所作……”。 作:振作。氣:于此指精神、斗志。可參照“一鼓作氣”成語來理解此句中的“作”與“氣”。所謂以二十年間“作氣”,可謂用時久矣。書中語句,如此犀利而逼人,令人嘆服之至。

  【譯文】
  
  高宗皇帝年歲已高,陛下不想有大的舉行動來驚動慈父的尊容。傾心俯首,以求奉養天年,大孝之至,是史冊所沒有記載的。如今高宗皇帝已歸位于祖廟,天下英雄豪杰都在仰首觀望著陛下的舉動,陛下怎忍使這用二十年之久所振作的天下斗志,而一旦間又重歸于冷落呢?


  【原文】

  天下不可以坐取也,兵不可以常勝也,驅馳運動又非年高德尊者之所宜也①。東宮居曰監國,行曰撫軍②。陛下近者以宅憂之故,特命東宮以監國③。天下之論,皆以為事有是非可否,而父子之際至難言也④。東宮聰明睿知,而四十之年,不必試以事也。故東宮不敢安,而陛下亦知其難矣⑤。陛下何不于此時命東宮為撫軍大將軍,歲廵建鄴,使之兼統諸司,盡護諸將,置長史、司馬以專其勞⑥。而陛下于宅憂之余,運用人才,均調天下,以應無窮之變⑦。此肅宗所以命廣平王之故事也⑧。兵雖未出,而圣意振動,天下之英雄豪杰靡然知所向矣。天下知所向,則吾之馳驅運動亦有所憑藉矣⑨。臣請為陛下論天下之形勢,而后知江南之不必憂,和議之不必守,虜人之不足畏,而書生之論不足憑也。

  【注釋】

  ①驅馳運動:指策馬征戰之事。 年高德尊者:此指宋孝宗皇帝。
  ②東宮:太子居住的宮室,代指太子。 監國:皇帝外出或有其它急事不能料理朝政時,太子可以代理監管朝政。又因為太子是帝位接班人,平時有攜助父皇監管朝政之使命,故而太子又稱為“監國”。 居:居守宮中時。 曰:稱為。 行:隨君王出行時。 撫軍:謂太子隨從君王出征時的職稱或職責,也具有監管軍隊之意。《左傳·閔公二年》:“太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也,故曰冢子。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
  ③近者:近來。 宅憂:指為去世的父、母居喪守孝。
  ④此段話意為:天下人都認為,事情都有“是”或“不是”及“可”與“不可”,而父子之間的事就實在難以評說是非了。
  ⑤睿知:與“睿智”同。 試以事:此指以試用身份去讓他辦事。 不敢安:指不敢僅安樂于“監國”之職。 亦知其難:當然也知道他的為難之處。
  ⑥歲廵建鄴:每年巡視建鄴。 建鄴:南京古稱,又寫作“建業”。 兼統諸司:再統領各個官署部門。 盡護諸將:全部監管各軍部將。 置:設置。 長史:大將軍下專管行政事務的文官。 司馬:替大將軍協管軍務并參與軍機謀斷的武官。 以專……:以保障(達到)……的獨立(主導、獨攬)性。 勞:此指勞作、運作。
  ⑦此段話是勸孝宗皇帝在后臺坐鎮大局。
  ⑧肅宗、廣平王:唐安史之亂時,店玄宗逃往四川,唐肅宗即位,即位后不久,便任命廣平王李豫為天下兵馬大元帥進行平亂。陳亮借這件史事勸說宋孝宗,讓太子出來為國家建立功業,激勵民心。
  ⑨圣意振動:是說皇帝的意志會給人以振動。 靡()然:原指草木隨風而傾側的樣子,此指隨勢響應之狀。 所向:所追隨的方向。 書生:此指朝中一些只知高談闊論的儒臣們。 憑藉:依據,依托。
  ⑩臣請為……:臣請求為……。 虜:古人對外族的鄙稱。

  【譯文】

  天下是不可以坐著獲取的,兵家是不可能常勝不敗的,策馬征戰又不是年高德重者所能適合的。東宮太子平常時稱為監國,隨君王出征時稱為撫軍。陛下近來因守孝之故,特命太子來監理國事。按天下人的說法,認為凡事都有是非對錯,而父子之間的事就實在不好評說是非了。太子聰明睿知,而今四十歲,不必再以試用來讓他辦事了。所以太子不敢安閑,而陛下也是知道他的難處的。陛下何不現在就委命太子為撫軍大將軍,每年巡察建鄴,使他再統領各個官署部門,全部監管各軍部將,并為他配置長史、司馬下屬,以保證他運作的獨立性。而陛下于守孝之余,運用人才,均衡調配各地所需,以應對任何變故的發生。這也是唐代安史之亂時,肅宗皇帝委任太子廣平王掃定叛亂的故事。兵雖未出動,而皇帝的意志就會給人以振動,天下英雄豪杰也就知道追隨的方向了。天下知道了所追隨的方向,則我們揮師挺進的行動也就得以借力了。

  臣請求向陛下論述天下形勢,然后便可知我江南其實不必憂慮,與金人的和議其實不必抱守,敵人其實不足以畏懼,而朝中那些書生的論調其實不足以作為依托。


  【原文】

  臣聞吳會者,晉人以為不可都①,而錢镠據之以抗四鄰,蓋自毗陵而外不能有也②。其地南有浙江,西有崇山峻嶺,東北則有重湖沮洳,而松江、震澤橫亙其前,雖有戎馬百萬,何所用之③?此錢镠所恃以為安,而國家六十年都之而無外憂者也④。獨海道可以徑達吳會,而海道之險,吳兒習舟楫者之所畏,虜人能以輕師而徑至乎⑤?破人家國而止可用其輕師乎?書生以為江南不易保者,是真兒女子之論也⑥。

  【注釋】

  ①吳會:吳會地區。秦漢時期,會稽(kuài jī)郡治所在吳縣,故而郡縣連稱為“吳會”。又東漢分會稽郡為吳、會稽二郡,并稱吳會。 晉,這里指東晉。 毗( 皮)陵:亦寫作“毘陵”。屬吳會地區,在今江蘇常州、鎮江一帶,治所在今常州市。 都:都城。
  ②錢镠(liú):錢镠,字具美,杭州臨安人也。五代十國時期吳越國的創立人。 毗陵:晉武帝太康二年(公元281年)分吳郡置毗陵郡,領有丹徒、曲阿、毗陵、無錫、暨陽等縣。治丹徒(今丹徒縣東南十八里)。
  ③重湖沮洳(jù rù):湖泊重疊廣布,低洼泥濕。 松江:蘇州河別稱,源于太湖。 震澤:古湖泊名,今太湖。 橫亙:橫貫。《廣韻》:亙,通也。
  ④恃:賴,依賴。 都之:建都城于此,以此為都。 者也:加重了語氣的文言語氣助詞。其前面詞語中,通常存在一個特指內容。
  ⑤獨:唯有。 海道:海上通道。 徑達:直接到達。 吳兒:即吳越之地的“弄潮兒”,指做船運的人或漁民。 習:熟悉。 之所畏:所為之畏懼。 輕師:輕裝突襲的軍隊。 徑至:直接過來。
  ⑥止可:僅可以。 兒女子之論,小兒見識。

  【譯文】

  臣聽說吳會這個地方,晉朝人以為不可作為都城,而五代十國期間吳越的錢镠卻占據此地以對抗四鄰,大概除“毗陵”地帶之外不會有了。其地,南有浙江,西有崇山峻嶺,東北則湖泊交錯且低洼泥濕,而松江、震澤則橫向綿延其前,雖有兵馬百萬,又如何能派上用場?這就是錢镠所賴以為安,且六十年借此地作為國家都城卻沒有外憂的原因了。唯有海上通道可以徑直到達吳會之地,而海路上的風險,也是吳地熟悉舟漿的人所畏懼的,難道敵虜能以輕裝簡行的軍隊徑直過來嗎?攻破別人的家國只需使用輕裝簡行的軍隊嗎?朝中的書生們認為江南之地不容易保衛,真是小兒女一般的見識。


  【原文】

  臣嘗疑書冊不足憑,故嘗一到京口①、建鄴②。登高四望,深識天地設險之意,而古今之論為未盡也。京口連岡三面,而大江橫陳;江傍極目千里,其勢大略如虎之出穴,而非若穴之藏虎也③。昔人以為,“京口酒可飲,兵可用”④,而北府之兵為天下雄⑤。蓋其地勢當然,而人善用之耳。臣雖不到采石,其地與京口股肱建鄴,必有據險臨前之勢,而非止于靳靳自守者也⑥。天豈使南方自限于一江之表,而不使與中國而為一哉⑦?江傍極目千里,固將使謀夫勇士得以展布四體,以與中國爭衡者也⑧。

  【注釋】

  ①不足憑:不足為依據。 嘗:曾經。 京口:古城名。在今江蘇鎮江市。公元209年,孫權把首府自吳(蘇州)遷此,稱為京城。為古代長江下游的軍事重鎮。 天地:此指造化、大自然。
  ②建鄴:南京古稱,原為古縣名。東漢建安十七年(212),孫權在此筑石頭城,改稱建鄴。石頭城,跨水而立,周圍數十里內,設有子、羅城二重城,商業繁華,盛況非常。吳之名臣張纮以為此地有天子氣,勸其主定都于此。吳國黃龍元年(公元229年)自武昌遷都于此。 未盡:未能盡然,未能說得詳盡。
  ③連岡:連綿不斷的山岡。 江傍:大江之側。傍,同“旁”。 “而非若穴之藏虎也”:此句意在敲擊朝廷只知防守的舉措。
  ④“京口酒可飲,兵可用”:引文見《晉書·郗超傳》,是東晉大將桓溫曾講過的話。陳亮引用這句話強調京口地理形勢的優越。 郗,古讀 chī,今讀 xī 。
  ⑤北府:東晉時曾在京口設立軍府,因京口處于國都金陵(即建鄴,今南京)以北,故稱京口為北府。
  ⑥蓋:于此與文言中的“實乃”相當,但更突出語氣。 當然:意為“擔當關鍵”“得力”,與現今副詞用法有異。 采石:中國古代長江下游江防要地,亦名牛渚山,位于今安徽省馬鞍山市西南隅,長江東岸。北通南京,南達蕪湖,采石渡口隔江與和州(今和縣)橫江渡相望。牛渚山為南京西南屏障,有“寧蕪要塞”之稱。 股肱(gǔ gōng):原指大腿和胳膊,于此比喻為得力的左膀右臂。 靳靳:靳固,于此可引申為“拘謹”。
  ⑦一江之表:指長江外緣。長江以南地區,從中原看,地處于長江外緣,故又稱“江表”。 中國:古指中原地區,下同。 為一:為統一整體。
  ⑧固:故而。 展布:展開分布,放開。 以與:來與,借此與。

  【譯文】

  臣曾經懷疑書冊上的記載不足為憑,故而曾親自去京口、建鄴一趟。登高四下眺望,甚解天地設此險境的含義,而古今有關論述是未能詳盡的。京口三面山岡連綿,又有大江橫穿于眼前;江旁可放眼千里,其勢態近似如猛虎出洞,而非如洞穴藏虎。古人以為:“京口酒可飲,兵可用,而北府之兵更為天下之雄。”實為地勢擔當其關鍵,而人能善用于它。臣雖未到過長江下游的采石一帶,但其地與京口同為建鄴的臂膀,必有依據險關而可俯沖之勢,而不會是僅能用于拘謹自守的。上天造化怎會使江南我朝自拘于長江外緣,而不能使其與中原合而為一呢?江旁可放眼千里,故而將使謀略者與勇士們得以放開手腳,來與中原勢力抗衡。


  【原文】

  韓世忠頓兵八萬于山陽,如老羆之當道,而淮東賴以安寢,此守淮東之要法也①。天下有變,則長驅而用之耳。若一一欲塹而守之,分兵而據之,出奇設險如兔之護窟,勢分力弱,反以成戎馬長驅之勢耳②。是以二十年間,紛紛獻策以勞圣慮,而卒無一成,雖成亦不足恃者,不知所以用淮東之勢者也③。而書生便以為長淮不易守者,是亦問道于盲之類耳④。

  【注釋】

  ①韓世忠(1089-1151),字良臣,與岳飛同時期的南宋著名抗金將領。 頓:義同“屯”,屯駐。 山陽:山陽縣,治所在今江蘇淮安縣。此句指公元1136六年韓世忠任淮東路宣撫使時,曾屯兵駐守山陽,屢挫漢奸劉豫軍隊的進犯,使淮東地區安然無事。 羆(pí):大熊。 淮東:淮東路。宋時地方行政區域名,治所在今江蘇揚州市,轄境相當于今江蘇長江以北及安徽淮北東部地區。 安寢:安枕無憂。 
  ②欲:欲要(以)。 塹:壕塹。動名詞,此指修筑壕塹。 據之:據守著它。 反以成戎馬長驅之勢耳:恰與兵馬長驅直入的趨勢相逆反。 反以:以……相反。在此不要將“反以成”譯成“反倒成為”。
  ③是以:所以。 以勞圣慮:使圣上勞慮。此句指庸人之策。 卒:終。 恃:恃靠,堅持。 “不足恃者”的“者”,于此作“詞語略省”性代詞,這里表示“原因”。 不知所以:不知……道理。
  ④長淮:淮河。 是亦:亦是,也是。 問道于盲:成語,語出唐代韓愈《答陳生書》:“足下求速化之術,不于其人,乃以訪愈,是所謂借聽于聾,求道于盲。” 之類:是嘲諷朝廷中的書生們與被問路的那個盲人是一類人。

  【譯文】

  韓世忠屯兵于淮安的山陽,如老熊當道一般,因而淮東一帶賴以安枕無憂,此可謂防守淮東之上策。一旦天下有變,便可用來長驅深入。若一個一個地去修筑壕塹來死守,分兵來坐防,挖空心思設置險阻如同兔子守護洞穴一樣,結果威勢分散、兵力減弱,恰與營造兵馬長驅深入的勢態相背道而馳。所以二十年間,眾人紛紛獻策致使圣上勞慮,結果無一可行,即便可行而又不足以依靠的原因,是不懂得借用淮東地勢的道理。而朝廷書生中便依此認為長淮不易防守的人,也等同于被問路的盲人之類。


  【原文】

  自晉之永嘉①,以迄于隋之開皇②,其在南,則定建鄴為都,更六姓,而天下分裂者三百余年③。南師之謀北者不知其幾,北師之謀南者蓋亦甚有數,而南北通和之時,則絕無而僅有④。未聞有如今日之岌岌然以北方為可畏,以南方為可憂,一日不和,則君臣上下朝不能以謀夕也⑤。罪在于書生之不識形勢,併與夫逆順曲直而忘之耳⑥。

  【注釋】

  ①永嘉:西晉懷帝司馬熾的年號,自公元307到313年。
  ②開皇:隋文帝楊堅的年號,自公元581到600年。 迄:到、至。
  ③更六姓:更換了六個帝王名姓,此指更換了六個朝代,即今天所謂的“六朝”。
  ④謀:謀取,謀攻。 不知其幾:不知有了幾次。 蓋亦……:大概也……。 甚有數:更有數次。于此不做“很有數”解。 絕無而僅有:絕無僅有,即絕無于這次僅有,除了這次再沒有了。
  ⑤岌岌然:喻聳然欲墜的樣子;危險之狀。 朝不能以謀夕:即朝不謀夕。意思是:早晨不能想到晚上會怎么樣。此句暗喻:君臣上下只知憂慮金人哪一天會突然打過來,因而成天惶惶不可終日的樣子。 俗語道:藝高人膽大,無私方無畏。陳亮其人,果然“人中之龍,文中之虎”也!
  ⑥併與夫……:以及。併,同并。夫:語氣助詞,兼發語詞。于此用以語氣緩沖,以突出下面的詞語。

  【譯文】

  自西晉永嘉年間,到隋代開皇時代,凡處于南方之國,均把建鄴定為都城,且更換了六個朝代,而天下分裂狀況達三百余年。南朝軍隊北伐不知有多少回,北朝軍隊南征大概也有多次,至于南北相互通和之事,則是除了當今之外再沒有見過。未聽說有像今天這樣戰戰兢兢地以為北方很可怕,以為江南之地令人擔憂,一日不和,則君臣上下就以為朝不保夕了。罪責都在于朝中那些書生們認不清形勢,以及把逆順曲直都給忘記了。


  【原文】

  高宗皇帝于虜有父兄之讎,生不能以報之,則歿必有望于子孫,何忍以升遐之哀告之讎哉①?遺留報謝,三使繼遣③;金帛寶貨,千兩連發,而虜人僅以一使如臨小邦④。聞諸道路,哀祭之辭寂寥簡慢,義士仁人痛切心骨,豈以陛下之圣明智勇而能忍之乎⑤?

  【注釋】

  ①讎,同仇。 歿():原作“死”,四庫本作“歿”,意同。 升遐(xiá):古婉稱帝王去世。
  ②遺留報謝:在說1188年農歷二月宋高宗死后,宋孝宗竟屈辱地派顏師魯向金國敬獻宋高宗生前遺留的珍玩寶物。
  ③三使繼遣:南宋遣使向金國敬獻宋高宗遺留寶物之后,金國派一使臣低格地來吊祭了一下宋高宗,南宋隨后又遣使帶著珠寶前去答謝。加上去年(1187年)農歷十一月派胡晉臣等人給金國的金世宗生辰祝壽,前后接連三次遣使金國,輸送“金帛寶貨”。 兩(liàng 亮):此為“輛”的通假字。千輛,為非定數量詞,喻指金銀珠寶數量之多。 連發:指載有金銀珠寶的車輛接連發送。
  ④即宋高宗死后,金國面對宋孝宗的遣使獻媚,以輕蔑的態度派察克忠一個使臣來象征性地吊祭。
  ⑤聞諸道路:從道路上都可聽說。 諸:語氣助詞“之乎”的合音代用字。 寂寥簡慢:冷冷的幾句,草草而又不敬。指金人來吊祭的詞語簡陋而傲慢。

  【譯文】

  高宗皇帝與敵虜有父兄之仇,生不能報此仇,則死后必寄希望于子孫,而怎么竟忍心將他的哀訊去稟告給敵虜啊?還將他遺留的珍玩之物饋贈給人家,并三次派使臣去訪問,什么綾羅綢緞、金銀珠寶,車載千輛地連連發送,而敵虜僅派一使臣來吊唁,如同到訪小國一般。路上都可聽說,金人哀悼之詞冷清傲慢,令仁人義士痛徹心骨,以陛下的圣明智勇來看又怎能容忍啊?


  【原文】

  意者執事之臣憂畏萬端,有以誤陛下也①。南方之紅女,積尺寸之功于機杼,歲以輸虜人,固已不勝其痛矣②。金寶之出于山澤者有限,而輸諸虜人者無窮,十數年后,豈不遂就盡哉?陛下何不翻然思首足之倒置③,尋即位之初,心大泄而一用之,以與天下更始乎④?!未聞以數千里之地而畏人者也⑤。劉淵、石勒、石虎、苻堅皆夷虜之雄,曾不能以終其世⑥。而阿骨打之興,于今僅八十年,中原涂炭又六十年矣⑦。父子相夷之禍,具在眼中。而方畏其為南方之患,豈不誤哉⑧!

  【注釋】

  ①意者:我所認為的,即“我覺得”。 執事之臣:掌管國事的大臣。 萬端:處處,重重,沒有頭緒。“憂畏──萬端”,屬于賓狀結構。
  ②紅(gōng)女:古指紡織、刺繡之女。 機杼(zhù)、機梭,都是古文中常見的紡織機代稱。 功:此指勞作的成果。 歲:每年。 以:用以,以此。 固已……:本就已經……。注:已,另本作“己”。聯系下句來看,當為“已”。 遂就:于是就,因此就。
  ③翻然:反過來、翻轉過來的樣子。“翻然思”,即反思。此句在勸宋孝宗醒悟,反思一下,究竟誰是江山之正統?別再做本末倒置的事。
  ④尋:追尋。按:宋孝宗剛剛即位時,為岳飛平反,起用主戰派,頗有收復中原的雄心壯志。而太上皇趙構堅決反對與金開戰,甚至對孝宗說,待我百年之后,你再為之。 “心大泄而一用之”,意為勸告孝宗皇帝要泄掉心中的各種憂慮,專心一用。 以與:因而給予。 更始:重新開始,除舊布新,換個樣。 此疑問詞“乎”,接于前面的“何不”。
  ⑤以:據以,擁有。
  ⑥劉淵(約251-310):字元海,新興人,匈奴屬。為五胡十六國時期漢趙國的開國君王,在位僅六年。
   石勒(274-333):即五胡十六國時期后趙明帝,上黨武鄉人,羯族。東晉大興二年(319),石勒背判前趙,自稱趙王,建都于襄國(今邢臺市西南),史稱后趙(319-352)。在位15年(319-333)。
   石虎(295-349):即后趙武帝石虎,字季龍,石勒的侄子,五胡十六國時期后趙的第三位國君。
   苻堅(338-385):字永固,氐族人,苻雄之子,是十六國時期前秦的國君。曾一度占領中國北方,因傾全國兵力入侵東晉,于淝水之戰中慘敗。
   終其世:善終其身。
  ⑦阿骨打(1068-1123):即金太宗完顏阿骨打,金國的建立者。
  ⑧相夷:相互夷戮、殺戮。父子相夷之禍:指金國皇家內部多次出現互相殘殺之禍。如:金熙宗完顏亶(dǎn),晚年酗酒亂殺。公元一一四九年完頗亮乘機奪位,在宗族中大開殺戒,金太宗完顏晟(shèng)的子孫被殺七十余人。又公元一一六一年,金世宗完頗雍上臺后,又大肆翦滅完顏亮之黨羽。 方畏:仍在畏懼。

  【譯文】

  我感覺到掌管國事的大臣們處處憂慮怕事,這是有誤陛下的。南方紡織的女子們,于機梭之間一尺一寸地積攢的成果,卻年年輸送給敵虜,這已是難以承受的心痛了。而出于山野河川的金銀珠寶是有限的,卻還無休止地送給敵虜,十數年后,豈不因此就枯竭了嗎?陛下怎不反思這種上下顛倒的狀況,去追尋剛繼位時的氣魄,徹底排除憂慮而專心一用,來給予天下一個新的開端呢?!沒聽說擁有著數千里國土還懼怕別人的啊。歷史上的劉淵、石勒、石虎、苻堅,都是外族的梟雄,都不曾善終其身。而金國的創建者完顏阿骨打,自從得勢到現在僅八十年,中原淪陷又是六十年,他們父子之間就有相互殺戮之禍,這都被我們看在眼中。而我們仍在畏懼著他們是南方的大患,難道不是個錯誤嗎?!


  【原文】

  陛下倘以大義為當正,撫軍之言為可行①,則當先經理建鄴,而后使臨之②。今之建鄴,非昔之建鄴也。臣嘗登石頭、鐘阜而望,今也直在沙嘴之傍耳③。鐘阜之支隴隱隱而下,今行宮據其平處以臨城市,城之前則逼山而斗絕焉④。此必后世之讀山經而相宅者之所定⑤,江南李氏之所為⑥,非有據高臨下以乘王氣而用之之意也⑦。本朝以至仁平天下,不恃險以為固,而與天下共守之,故因而不廢耳⑧。

  【注釋】

  ①倘:倘若,如果。 大義:指收復中原、重振家國的意志。 當正:該當樹立。“當正”的“當”,與下面的“可行”的“可”詞性相同,均屬副詞狀語。 撫軍之言:指前面所講的關于讓太子“撫軍”的主張。
  ②經理:著手經營治理。 使臨之:使太子親臨此地。(注:并非說僅來此地視察。)
  ③石頭:即石頭山,又名清涼山,在今南京西側。 鐘阜:即鐘山,又名紫金山,位于今南京東側。 也直在:還正在、還仍在。 沙嘴:向江海凸出伸入的一種沙土地帶。 之傍:之旁。 此“今也直在沙嘴之傍耳”一句,應該不是一些學者所解釋的那樣:指建鄴之所在,當是指陳亮自己寫本文時的住處所在。
  ④支隴:山嶺支脈。隴,即丘隴。 臨:居高下視。 逼:迫近,靠近。 斗絕:陡峭。斗,通“陡”。
  ⑤后世:有人對此處“后世”一詞不解。其實建鄴歷史悠久,戰國初期楚威王就于此建城,置金陵邑,且三國時期東吳孫權又據為都城。故凡后來于此地營建者,均可稱其為“后世”或“后期古人”。 山經:專論山經地脈的書。 相宅者:會看風水的先生。 所定:指行宮地點的勘定。
  ⑥江南李氏:指五代時期南方十國之一南唐李氏朝廷,建都在金陵。曾在鐘山置建行宮。
  ⑦王氣:帝王之氣。 乘,趁。
  ⑧至仁:指至高無上的仁義之心。 平:平定。 故因而:之所以,正因為如此。 不廢:不被滅掉。此指宋朝不被廢,并非指該行宮沒有被廢棄。

  【譯文】

  陛下若認為恢復中原這一大義該當樹立、讓太子撫軍的主張是可行的,就應當先經營治理建鄴,而后再讓太子親臨此地。今日之建鄴,已非昔日之建鄴了。臣曾經登上石頭城和鐘山而眺望,臣現今還正在“沙嘴”之旁呢。鐘山的丘隴支脈隱隱向下延伸,眼下的行宮倚據平處俯瞰著城市,城的前面則是鄰山陡峭。這一定是后期古人讀過山經地脈之學的風水先生所勘察選定,是五代時期江南的南唐李氏所構筑,當然并沒有居高臨下為乘此地王者之氣而發揮其作用的本意。本朝以至高無上的仁義之心平定天下,不依靠天險做為堅固堡壘,來與天下人共守著它,之所以我們不被滅掉。


  【原文】

  臣嘗問之鐘阜之僧①,亦能言臺城②在鐘阜之側,大司馬門適當在今馬軍新營之旁耳③。其地據高臨下,東環平岡以為固,西城石頭以為重,帶玄武湖以為險,擁秦淮清溪以為阻。是以王氣可乘,而運動如意④。若如今城,則費侯景數日之力耳⑤。曹彬之登長干⑥、兀朮之上雨花臺⑦,皆俯瞰城市,雖一飛鳥不能逃也。

  【注釋】

  ①鐘阜之僧:鐘山上寺廟中的僧人。
  ②臺城:東晉和南朝時,曾設立“臺省(中央政府)”于鐘山旁側,故而后人稱為“臺城”,故址在今南京市雞鳴山南乾河沿北。
  ③大司馬門:皇宮的外門,這里指臺城的外門。 適當:恰在。 馬軍新營:指新建的騎兵營房。
  ④平岡,平坦的山地。 “……以為固”“……以為險”等句,均屬文言中的賓語前置語法,即“以……為固”,“以……為險”,下同。 城:名動詞,即構筑城墻。 重,厚重,厚實。 帶:動名詞,如帶狀橫陳。 玄武湖:在今南京市城東北玄武門外、鐘山西北山麓。 “環”“城”“帶”“擁”,于此段話中均為動詞屬性。 秦淮:河流名,源于江蘇溧水縣,經南京城西部流入長江。 清溪:即青溪,古溪澗名。有關資料:青溪位于南京城東,三國時期吳國赤烏四年開鑿;發源于鐘山西南,北通玄武湖,南連秦淮河,全長十余里,今僅存流入秦淮河一段。 阻:險阻。
  ⑤如:去,往。此指“兵臨”。 侯景:字萬景,北魏將領,后投靠梁武帝。公元五四八年,曾與梁宗室蕭正德舉兵叛亂,攻破建康,公元五四九年攻下臺城,但也頗費時日和周折。
  ⑥曹彬(931-999):字國華,北宋初期大將,開寶八年(975)曾率兵攻下金陵,滅了南唐。 長干:即長干巷,此指秦淮河邊的山岡。
  ⑦兀朮(?-1148):即完顏宗弼,金國大將,建炎三年(1129)年曾渡江南侵攻入建康。 雨花臺:位于今南京中華門城堡南,頂部呈平臺狀,由三個山崗組成。山崗高約100米、長約3.5公里,
  作者于此段中提到古臺城,并在描述建鄴的鐘山地勢時,順便把歷史上三個重要人物銜接進來,意在強調此地的歷史地位,也是提醒人們記住歷史。

  【譯文】

  臣曾經訪問鐘山僧人,仍能說出:古老的臺城在鐘山一側,當年的大司馬門恰在今天馬軍新營之旁。其地據高臨下,東面環繞著堅固的平岡,西面的石頭城堪為倚重,有橫陳的玄武湖自成天險,又擁有秦淮、清溪阻隔一方。所以,這里有霸王氣勢可以借乘,而且會運動自如。若有軍隊想越過眼前重重關隘臨近今天這座城,就算是當年的侯景也要耗費他數天功夫。當年的宋朝開國大將曹彬登上長干巷之岡,金國大將金兀朮上到雨花臺,都可俯瞰到城市的全貌,雖一只飛鳥都不能漏過。


  【原文】

  臣又嘗問之守臣,以為今城不必改作,若上有北方之志,則此直寄路焉耳①。臣疑其言雖大,而實未切也②。據其地而命將出師以謀中國③,不使之乘王氣而有為④,雖省目前經營之勞,烏知其異日不垂得而復失哉⑤。縱今歲未為北舉之謀,而為經理建鄴之計,以震動天下而與虜絕⑥。陛下即位之初志,亦庶幾于少伸矣⑦。第非常之事,非可與常人謀也⑧。

  【注釋】

  ①寄路(jì lù):借路,同“寄道”。《說文》:寄,托也。
  ②大:指口氣大。 而實未切也:卻未見得切實。“實未切”,亦屬賓語前置。
  ③據其:以其做根據地。 命將出師:命令將帥出兵。 中國:于文中泛指中原地區。
  ④乘王氣而有為:乘著號令中原的帝王之氣勢而去作為。陳亮所說的“王氣”,并不是南唐眼中的那種單純意義上的勝境中的“王氣”,實際指地理環境中所蘊含著的一種雄視天下、率土中原的霸王氣勢,意在應當把建鄴一帶建設成為一個威勢強大的根據地。
  ⑤省:省掉。 烏知:焉知,怎知。 異日:他日。 垂得:垂手而得,容易得手。 此段話說明整修建鄴也是為了以防將來不測,雖是針對前面守臣的話題而議,實際也是在說給無動于衷的朝廷。
  ⑥縱:縱然,即便。 今歲:今年。 未為(wéi):未曾策劃、做出。 北舉:北伐之舉。 此處“為……之謀”與“為……之計”,是同一語式,故而翻譯時應當按照同一語式來譯。 以:用以。 絕:斷絕交往。
  ⑦即位:指登上皇位。 初志:當初的意志。 庶幾:或許,近似,差不多。 少伸:稍有伸張。
  ⑧第:但。 非可:不可。 謀:于此義為“謀算”“商議”。

  【譯文】

  臣又曾訪問過此地的守衛官員,他認為今日此城不必改建,若皇上有北伐之志,則直接由此借道就行了。而臣持疑,其言口氣雖大,卻未見得切實。以此地為據點命將領發兵謀取中原,不使他們乘此地的帝王威勢而行動,雖然省略了目前的營建之勞,怎預料他日不是得而復失呢?縱然今年尚未作出北伐打算,也應制定整修建鄴之計,用以震動天下而與敵虜斷絕往來。這樣,陛下當初繼位時的意志,也或許稍有所伸張了。但如此非常之事,是不可與常人來謀算的。


  【原文】

  陛下即位之初,喜怒哀樂,是非好惡,皦然如日月之在天;雷動風行,天下方如草之偃①。惟其或失之太怯,故書生得拘文執法以議其后②。而其真有志者,私自奮勵以求稱圣意之所在,則陛下或未之知也③。陛下見天下之士皆不足以望清光,而書生拘文執法之說往往有驗,而圣意亦少衰矣④。故大事必集議,除授必資格;才者以跅弛而棄,不才者以平穩而用;正言以迂闊而廢,巽言以軟美而入;奇論指為橫議,庸論謂有典則⑤。陛下以雄心英略,委曲上下于其間,機會在前而不敢為翻然之喜,隱忍事讎而不敢奮赫斯之怒⑥。朝得一才士,而暮以當路不便而逐;心知為庸人,而外以人言不至而留。冺其喜怒哀樂,雜其是非好惡,而用依違以為仁,戒喻以為義,牢籠以為禮,關防以為智⑦。陛下聰明自天,英武蓋世,而何事出此哉?天下非有豪猾不可制之奸,虜人非有方興未艾之勢,而何必用此哉⑧!

  【注釋】

  ①皦(jiǎo)然:清晰,明朗。 雷動風行:形容行事果斷迅速。 偃(yǎn):倒伏。此喻隨風勢而傾向。
  ②惟:唯有。表示轉折。 其:指示代詞,于此代指孝宗皇帝后來的行事。 或:或許(因為),也許(因為)。 失:過失,失誤。 之:于。 太怯:太膽怯。 拘文執法:拘泥于文章教條,固執于陳規舊法。即指靠下面所說的“典則”來議事。 議:議事。 此二句在說,皇上“失之太怯”在先,儒臣們“拘文執法”于后。
  ③而:然而。 其:指示代詞,表示那些。 私自奮勵:私下里奮發勵志。 未之知:未能對他有所知曉。之:代詞,代指“真有志者”。“之”于此作賓語前置。
  ④清光:此喻指皇上的容顏,下同。此句在說當今皇上認為天下之士都不值得與他見面。聯系后面的“卒不得一望清光”一句,可見陳亮極為渴望面見皇帝,欲親自向其陳述收復中原大計。 往往有驗:指儒臣們引經據典的說論,往往容易辦到。 圣意:皇帝自己的本意、意志。 少衰:有所淡薄、斂默。
  ⑤集議:集眾議論。 除授:指加官晉級。古稱臺階為“除”,而臺階又表示升級,故常借“除”字表示官職升遷。 資格:指論資排輩。 跅(tuò)弛:指不能循規蹈矩。 迂闊:曲折遠闊,常用來喻指道理深邃的學說。(本詞原義,并非指高談闊論。) 巽:古同“遜”,謙遜。“巽言”,指恭順謙讓的話。 橫議:放肆的言論。 典則:前人做過的事、說過的話視為“典”,前人立下的規矩視為“則”,即所謂的“典則”。
  ⑥委曲上下于其間:即上來下去委曲在他們之間。 翻然:也是翻轉的意思。此指轉憂為喜。 隱忍:暗自忍受。 事讎:從事于仇人。事:奉事,從事,奉迎。 赫斯:勃然,盛怒貌。
  ⑦冺(mǐn):古同“泯”。湮滅,泯滅,使泯滅。此引申為“磨滅”。 雜:使混雜,使雜亂。 是非好惡:對事物的肯定或否定,喜歡或厭惡。 此句意為:混雜了自己關于是非好惡的感受與認識。 依違:指言語上模棱兩可、似是而非。 戒喻:佛道修持中的訓教,教人心存戒念的吿喻。此句寓意為:在敵人面前講戒喻,無非自欺欺人。 牢籠:于此作“包羅,容納”講,此指不分敵我與是非的包容。 關防:此指設關自防。
  ⑧何事出此哉:什么緣故以至于如此? 非有:沒有。 豪猾:豪強而狡猾。 不可制:不可制服的。 奸:奸賊。 方興未艾之勢:正處于蓬勃興旺而未見衰落的勢頭。 何必用此哉:何用非得如此呢?

  【譯文】

  陛下最初繼位之時,喜怒哀樂,以及是非好惡之情,都朗朗如天上日月那樣分明可見。凡事雷厲風行,天下人正如草隨風勢一般追隨。唯后來或許有失于過分畏縮,以至儒臣們拘泥教條、固執舊法地跟隨著您議事。而那些真正有大志者,卻私下里奮發勵志以追求圣上的本意所在,但陛下或許還不知曉。陛下覺得天下之士都不值得仰見您的尊容,而儒臣們的拘泥教條、固執舊法的說論往往容易辦到,以致圣上的意志也就稍許淡薄了。因而每逢大事必集眾議論,加官晉職必論資排輩;有才之人因突破約束而遭辭退,無才之人因循規蹈矩而被任用;正義之言因高深闊遠而遭廢棄,恭順之言因其委婉動人而被納用;新奇的學說遭指責為放肆的言論,庸俗的見解卻被稱為有經典章法可循。就這樣,陛下以自己的雄心和英明偉略,上來下去委曲在他們之間,機會在眼前也不敢轉憂為喜,暗自忍辱去奉迎仇敵卻不敢發勃然之怒。早上得到一位有才學之士,晚上卻因擋路不便而驅逐;心中明明知道是無能之輩,卻因外面的諫言進不來而留用。磨滅了自己真實的喜怒哀樂情感,混雜了自己關于是非好惡的認識,而把說話模棱兩可看作是仁,把佛家戒念的吿喻看作是義,把不分敵我是非的包容看作是禮,把設關自防看作是明智。陛下的聰明來自于天,且英武蓋世,什么緣故以至于如此啊?天下并沒有豪強而狡猾且不可制服的奸賊,敵寇也并非正處于蓬勃興旺時期而未見衰落勢頭,何必非要如此這般畏縮呢?


  【原文】

  夫喜怒哀樂愛惡,人主之所以鼔動天下而用之之具也。而皇極之所謂“無作”者,不使加意于其間耳,豈欲如老莊所謂槁木死灰,與天下為嬰兒,而后為至治之極哉?

  【注釋】

  ①夫:發語詞。于此類似于“這”“那”,與英語定冠詞“the”的句前用法相當。 人主:人們的主子,此指皇上、國君。 之所:于此充當結構助詞,不屬于通常意義的“之所以”詞性。 以:借以。 鼓動:激勵。 “用之”的“之”,為兼有代詞成份的語氣助詞,不必譯出。 “之具”的“之”,屬定語助詞,相當于“的”,與前面詞語構成定語。 皇極:帝王統治天下的準則。 無作:即無為而治。如蘇軾的《省試策問》:“上亦虛心而無作,是以公私富溢,刑罰清省。” 不使加意于其間:即不使個人的私意加雜其中。 豈欲如……:怎能想要像……那樣。 老莊:即老子和莊子。 槁木死灰:這是引用莊子描述老子的一個詞句,喻枯木冷灰般的沒有心念和欲望。 與:給與,引申為“讓……(修煉)成為”。  嬰兒:老子道學中的一種理念,即像嬰兒一般的無欲無為,純粹的天性使然。 至治之極:指達到徹底治理國家的最高境界。

  【譯文】

  這喜怒哀樂及愛憎之情,是一國之君借以激勵天下人所用的工具和手段。而帝王治國準則所說的的“無為而治”,只是說不使個人私念加雜其中,怎是想教人如老子、莊子所謂的“槁木死灰”,讓天下人都修煉成嬰兒那樣,然后達到徹底治理國家的最高境界呢?


  【原文】

  陛下二十七年之間,遵養時晦①,示天下以樂其有親,而天下歸其孝②;行三年之喪,一誠不變,示天下以哀而從禮,而天下服其義③。陛下以一身之哀樂而鼔天下以從之,其驗如影響矣④。

  【注釋】

  ①遵養時晦:即遵時養晦。是說:逢時運不濟,便遵循時勢而退養其身。出自《詩經·周頌·酌》:“于鑠王師,遵養時晦。”朱熹注:“此亦頌武王之詩,言其初有于鑠之師而不用,退自循養,與時皆晦。”
  ②示:示意,昭示。 樂其:樂于。 有親:此即指父子之間有愛。《孟子·滕文公上》:“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 歸:歸從,歸順、歸隨。此指歸隨于孝行的教化。
  ③行三年之喪:履行三年服喪之期。古人有為高親去世后服喪三年之說。 一誠:專心至誠。 從禮:遵從于禮義。 服其義:服從關于仁義的教誨。
  ④鼔:鼓動,激勵。 其驗:其作用。 影響:如影隨形,如響應聲。喻上行下效,立竿見影。

  【譯文】

  陛下二十七年之間,因時局不便而潛心養志,給天下人看到了樂于奉養高親的榜樣,因而天下人順從這一孝行;陛下履行三年服喪之期,專心至誠而不變,給天下人看到了哀親守禮的榜樣,因而天下人服從這一義舉。陛下能以一人之哀樂而激勵天下人效法,其作用可謂影響之大了。


  【原文】

  乙巳、丙午①之間,虜人非無變故②,而陛下不獨不形諸喜,而亦不泄諸機密之臣③;近者非常之變,虜人略于奉慰,而陛下不獨不形諸怒,而亦不密其簡慢之文④。陛下不以喜示天下,而天下惡知機會之可乘?陛下不以怒示天下,而天下惡知讎敵之不可安⑤!棄其喜怒以動天下之機,而欲事功之自成,是閉目而欲行也⑥。

  【注釋】

  ①乙巳、丙午:分別指淳熙十二年(1185)、淳熙十三年(1186)。
  ②虜人非無變故:據有關史料顯示,1185年金國皇太子允恭病亡,右丞相烏古倫元忠被罷免。1186年,金國左丞相張汝弼被罷免;同年五月,盧溝河(今河北永定河)決口,八月黃河決口,災情嚴重;九月,金國派兵征討烏底改叛亂。
  ③不獨:不僅。 不形諸喜:形貌上不露喜色。形:形表,此指面容表情。于此用作名動詞,表示“露表情”。諸:“之于”的合音代字。此同“于”。 泄:泄露。
  ④近者非常之變:指宋高宗趙構于去年(1187)駕崩之事。 略于奉慰:簡略的慰問。 密:此指密藏、密封,禁止外傳。  簡慢之文,即前面所說的:“(金人)哀祭之辭寂寥簡慢”。
  ⑤惡知:安知,怎知。 不可安:不可讓我們安枕無憂。
  ⑥喜怒:此指“喜怒”之情。 以動天下之機:是說,以觸發天下時機的出現。此句不作“隨著天下時機而動”講。 事功:事業之功,或事業功果。功,于此表示成績、效果。

  【譯文】

  乙巳、丙午兩年之間,金人內部不是沒有事變發生,而陛下不但形貌上沒有喜的表現,卻也不將此事透露給機密大臣們;近來我朝發生不尋常變故(宋高宗駕崩),金人冷淡地過來吊唁,而陛下不但不表露出憤怒,卻也不將那草率而又輕慢的悼文封禁,以致外傳。陛下不以自己的欣喜示意天下,而天下人怎知有大好時機可乘?陛下不以自己的憤怒示意天下,而天下人怎知道仇敵令我們不得安枕?放棄用宣示自己的喜怒之情來觸發天下時機的出現,卻欲想事業功果能自然得來,這是閉著眼睛在想走路啊。


  【原文】

  小臣之得對,陛下有卓然知其才者①;外臣之奉公,陛下有隱然念其忠者②。而已用者旋去,既去者無路以自進,是陛下不得而示天下以愛也③。大臣之弄權,陛下既知其有塞路者④;議人之多私,陛下既知其有罔我者⑤。而去之惟恐傷其意,發之惟恐其悵恨而不滿,是陛下不得而示天下以惡也⑥。陛下翻然思即位之初心,豈知其今日至此乎⑦?臣猶為陛下悵念于既往,而天生英雄,豈使其終老于不濟乎⑧!長江大河,一瀉千里,茍得非常之人以共之,則電掃六合,非難致之事也⑨。

  【注釋】

  ①小臣:指地位不高的臣子。 得對:于殿庭上得到皇帝的對問,即廷對。 卓然:于此意為“突然”,引申為“意外”。
  ②外臣:通常是未被朝廷冊封官職的民間學士的自稱,類似于陳亮自己這樣身份的人。于此,并非指地方官吏。 奉公:此指為國事效力。 隱然:心下里,暗自里。
  ③而已用者旋去:而已被用過的人不久就被辭去。 既去者:被辭去的人。 無路以自進:沒有渠道可讓自己再重新回來。 是:此、這。于此相當于“因此”。下同。 不得而:不能夠。 此前幾句,均就“小臣”“外臣”境遇而言,勸諫皇上應多多召見他們,以向天下示以愛心,并于中發現對朝廷有大用之才。其實,陳亮自薦之心,始終寓于先后幾次上書之中。
  ④弄權:濫用職權,玩弄權術。 塞路:此指堵塞下情上達的言路。 既知:已然知道,此指“當然知道”。
  ⑤議人之多私:(他們)評議人時多出于私心。〔提示〕“議人”是動賓結構,不屬偏正結構復合名詞,不可理解為“諫官”或是“向皇帝提建議的人”。此句“議人之多私”,是承上句而言,當然指“大臣們”所為。這就是文言文不可一味直譯的較典型的例子。 有罔我者:有欺罔我的地方。此處的“我”,是以皇帝自我角度設想。
  ⑥去之:指除去這些閉塞言路的弄權大臣。 發之:揭露、暴露他們。此前兩“之”,均為代詞。 悵恨:憂怨。“悵恨而不滿”中的“而”,表示并列關系,同“和”。 示天下以惡:向天下人宣示自己的憎惡。
  ⑦此句“翻然思”,亦是“反思”。 豈知其今日至此乎:怎知會到今天這種地步?此句,是就前面列述的屈辱于金國、不敢宣示自己的情感氣概,以及朝廷內庸人塞路之事而言。
  ⑧悵念:憂郁地、遺憾地牽念。既往:過去的一切。 天生英雄:雖是恭維孝宗皇帝的話,實際是在激勵他,同時也在暗指幫他匡扶社稷的英雄。 終老于不濟:虛度終生于一事無成。
  ⑨長江大河,一瀉千里:此句寓意于要像長江大河那樣形成一瀉千里的勢態。 茍:如果,假使。 共:共事。 電掃六合:喻像閃電雷霆那樣橫掃天下。六合:此指天下。 難致:難以達到,難以成功。

  【譯文】

  小臣子能在殿廷上得到皇帝對問,陛下會意外發覺他們中真有才能者;非在編的臣子為國事效力,陛下會暗中感念他們中真有忠誠者。而這些人用過后不久就被遣散了,而被遣散的他們不可能再有渠道自己回來,這就是陛下您不能夠向天下彰顯自己的大愛之心啊。朝中大臣們擅自專權,陛下當然知道他們中有堵塞言路的人;他們評議人時多出于私心,陛下當然知道他們中有欺瞞您的人。若將其罷官唯恐傷害他們的自尊心,若揭露他們又唯恐惹其憂怨和不滿,這就是陛下您不能夠向天下宣示自己的憎惡啊。陛下反思一下當初剛剛即位時的心志,哪里想到今天會走到這一步?臣仍在遺憾地為陛下牽念著這過往的一切,如此天生英雄,怎可使他于不得志中老了此生啊?你看那長江大河,一瀉千里,勢不可擋。若能得到不尋常的人來共謀大業,那么,如同閃電雷霆一般橫掃天下,并不是難以實現的事。


  【原文】

  本朝以儒道①治天下,以格律②守天下。而天下之人,知經義之為常程③、科舉之為正路,法不得自議其私,人不得自用其智④,而二百年之太平繇此而出也⑤。至于艱難變故之際,書生之智,知議論之當正,而不知事功之為何物⑥,知節義之當守,而不知形勢之為何用。宛轉于文法之中,而無一人能自拔者⑦。陛下雖欲得非常之人以共斯世,而天下有誰肯信乎⑧?

  【注釋】

  ①儒道:此指儒、道兩家教義。 ②格律:此指法規刑律。 ③經義:此指經書義理。 常程:常規守則。
  ④法不得自議其私:于法令法規上不得擅自以私念來議用。 人不得自用其智:人不得自以為是地擅用智謀。或即儒道學說中的“不自用”,即所謂:自用其智,自以為是,而其智更愚。 此二句,不要從上下句對偶形式來直譯。因為,古代文言有自己獨特的語句解意習慣,且并不完全與當代語句解意習慣對應。
  ⑤二百年:自公元960(庚申)年宋太祖建國,到陳亮此次上書的公元1188(戊申)年,宋朝共有228年基業。所謂的“太平”,也是從宋朝廷整體存在來看。 繇(yóu):古同“由”。
  ⑥書生之智:指儒臣之輩及文人學者們的心智。 議論:議說理論。 而:卻。 事功:事業取功,有時指辦事的功效。講究行事務實,不尚空談。《周禮·夏官·司勛》:“事功曰勞。”鄭玄注:“以勞定國若禹。”賈公彥疏:“據勤勞施國而言。”
  ⑦節義:節操與義行。 形勢:時局形勢。意在形勢變化上的利用。 宛轉:委婉周旋。 文法:此指文章技法。 自拔:自己跳脫出來。
  ⑧以共斯世:來共同謀事于這個世上。 斯:這個。

  【譯文】

  本朝以儒、道兩家教義治理天下,以法規刑律鞏固天下。而天下之人,知道經典節義為常規守則、科舉制度為仕途正路,法令法規上不得擅自以私念來議用,人不得自以為是地擅用智謀,因而宋朝二百年太平基業便由此實現。至于在艱難變故之際,儒臣學者們的心智,只知議論為正道,卻不知事業取功為何物,只知到節操義行應當遵守,卻不知時局形勢有何用。都委婉周旋于文章技法之中,而無一人能自我跳脫出來。陛下雖然想得到不平常的人來共謀當世,可天下又有誰肯相信呢?


  【原文】

  臣于戊戌之春正月丁巳①,嘗極論宗廟社稷大計,陛下亦慨然有感于其言②,而卒不得一望清光,以布露其區區之誠③。非廷臣之盡皆見惡,亦其勢然耳④。臣今者,非以其言之小驗而再冒萬死以自陳,實以宗廟社稷之大計不得不決于斯時也⑤。陛下用其喜怒哀樂愛惡之權⑥,以鼔動天下,使如臣者得借方寸之地,以終前書之所言,而附寸名于竹帛之間,不使鄧禹笑人寂寞⑦。而陛下得以發其雄心英略,以與四海才臣智士共之⑧。天生英雄,殆不偶然,而帝王自有真,非區區小智所可附會也⑨。

  干冒天威,罪當萬死!

  【注釋】

  ①戊戌之春:指距此次上書十年前的淳熙五年春正月初二(公元1178年),即陳亮第三次上書孝宗皇帝日期。
  ②極論:暢議,極力論說。 宗廟:封建王朝供奉祖宗神位的廟宇。其香火是否正常延續,象征著祖業的延續。 社稷:是古代王朝祭祀天地、祈福于谷神的一種莊嚴的國事,并設有特定場所,常引申為一個國家或王朝的標志和象征。
  ③卒:終。 一望清光:一見尊容。 布露:完全坦露,盡述。 區區:小小。 誠:誠見。
  ④盡皆:全部。 見惡:憎嫌,認為可憎。 亦其勢然耳:也不過是趨勢使然。按:當然這個趨勢的源頭在皇帝那兒。
  ⑤以其言之小驗:指上次上書中的一些話被得到肯定。 自陳:自表,自我表白。 斯時:此時。
  ⑥用其喜怒哀樂愛惡之權:是在勸說皇帝要用自己表達喜怒哀樂及愛憎的權利。
  ⑦如臣者:做臣子的。 方寸之地:喻很小的地方。 以終:以便完成,以便詳細闡述。 寸名:占用寸許空間所書寫的名字。 竹帛:古人通常將歷史刻在竹簡上或書寫于絲帛間,故而后人常以“竹帛”做為“史冊”的代稱。 鄧禹(公元2—58):東漢開國大將。 笑人寂寞:鄧禹曾經笑朝中大臣們寂寞無聞。
  ⑧發:發揮,施展。 英略:英明偉略。 四海:猶指天下。
  ⑨殆:“當然”或“大概”。 真:此指真知灼見。 附會:此指攀附會意。 此段話又是激勵孝宗的恭維之語。諷諫之余,總要再為皇帝遮上一張神秘色彩的面子。可惜孝宗皇帝,終還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譯文】

  臣于十年前的春正月初二,曾上書極力論說江山社稷大計,陛下也曾感慨其中之言,然而終不能得見圣顏一面,以便盡述自己小小的誠見。并非朝廷大臣們都憎惡于我,這也是大趨勢使然。臣今日這次上書,不是因為前番言論得到一點肯定而再冒萬死之罪來自我表白,實在覺得江山社稷大計不得不決斷于今時。陛下要用自己的喜怒哀樂與愛憎的權利來激勵天下,使為臣在圣駕面前得借方寸之地,以便完整闡述前面所論之言,而得以在青史之間附上寸許之名,以不致鄧禹之類英雄笑人寂寞無聞。而陛下將得以一展雄心偉略,從此與四海才臣智士們共謀大業。既是天生英雄,當然就不是偶然存在,而帝王自有其真知灼見,就不是區區小臣的智慧所能攀附會意的了。

  干冒天威,罪當萬死!
 

  --- 相關資料 ---

  南宋·陳亮 (1143-1194)

  陳亮,南宋時期杰出的愛國主義思想家、文學家。宋高宗紹興十二年九月初七,生于婺州永康龍窟村(在今浙江永康市橋下鎮)。原名汝能,后改名陳亮,字同甫,世稱龍川先生。陳亮的曾祖父陳知元,在北宋徽宗宣和年間“以武弁赴京守御,從大將劉元慶”死于抗金戰斗之中。他的祖父陳益“明敏有膽決”,其父陳次尹剛成年即為全家生活而奔波,而對陳亮的哺養教育之責,主要由祖父母承擔。陳亮曾念及道:“皇祖、皇祖妣鞠我而教以學,冀其必有立于斯世,而謂其必能魁多士也……少則名亮以‘汝能’,而字以‘同甫’。倦倦懇懇之意。”
  陳亮生活在民族矛盾異常尖銳的南宋時代,家庭環境的熏陶,使他在青少年時期就有經略四方之志。他以抗金復國為已任,曾五次上書孝宗,反對“偏安定命”,痛斥秦檜奸邪,倡言恢復祖國統一大業,并提出一系列改革時弊、中興圖強的主張。未料他的力主抗金、反對議和,卻遭到了權貴們的嫉恨,曾三次被捕入獄。
  其政論文、史論,如《上孝宗皇帝書》《中興五論》《酌古論》等,以“任賢使能”“簡法重令”等革新圖強舉措為要旨。其哲學論文,則更具有樸素唯物主義思想。他力倡“道在物中”,并圍繞王霸、義利、天理和人欲等重大哲學問題,同“程朱理學”展開辯論。并譏諷空談“盡心知性”的理學家們,“皆風痹不知痛癢之人”。在大辯論中,陳亮寫了《又甲辰秋書》《又乙巳春書》等第一系列給朱熹的信,獨樹一幟地力倡事功,構建了以“事功”為核心的嶄新的思想體系──永康學派。乾道八年(1172),其先后十余年在小崆峒“保社”和壽山石室(今五峰書院)收徒講學,益力著書。他的文章詩詞豪放有力,政論尖銳鋒利,且極富有愛國思想,不愧“人中之龍,文中之虎”盛譽。其生平中與辛棄疾志同道合,詩文往來衷懇,堪稱一代摯友。
  宋光宗紹熙四年,時年已五十一歲的陳亮終于狀元及第。在其給宋光宗后帝的《及第謝恩和御賜詩韻》中,仍念念不忘抗金復國大業:“復仇自是平生志,勿謂儒臣鬢發蒼!”可惜翌年四月初八,病逝于赴任途中,享年僅五十二歲,謚號文毅。有《龍川文集》《龍川詞》等著作傳世。
  1975年7月23日,毛澤東做了白內障手術。為其做手術的兩位大夫唐由之、張淑芳談起了這樣一件事:手術后有一天,毛澤東在讀書的時候,讀著讀著,忽然大哭起來,白發抖顫之間,幾乎不能自抑。醫生勸慰后詢問原因,才知道毛澤東讀的是一首宋詞,是陳亮的《念奴嬌·登多景樓》。毛澤東一生中文韜武略無人可及,對于這首詞以及陳亮的其它書文,想是少年時就已熟識,可這次重讀時感悟到了什么?結合當時情事,我們也許略有所省,也許未必盡知。能令身處暮年的這位偉人為之涕淚橫流者,乃心靈于慷慨悲壯間之共鳴也。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邳州市| 汝阳县| 宜川县| 双柏县| 雷山县| 新沂市| 巴楚县| 禄丰县| 图木舒克市| 防城港市| 南投县| 鸡西市| 商水县| 天峻县| 托克托县| 余干县| 盐城市| 弥勒县| 宜城市| 黔西县| 万宁市| 辽宁省| 高邑县| 湘潭市| 吉林省| 临颍县| 沙湾县| 阿克陶县| 滦南县| 海安县| 鹤庆县| 宜宾市| 繁昌县| 浦北县| 毕节市| 鹤壁市| 河津市| 繁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