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雜文集·二心集·“友邦驚詫”論
  
 
 
   

 
 

魯迅文集·雜文集·二心集

 
 
 
“友邦驚詫”論
 

 
  只要略有知覺的人就都知道:這回學生的請愿②,是因為日本占據了遼吉,南京政府束手無策,單會去哀求國聯③,而國聯卻正和日本是一伙。讀書呀,讀書呀!不錯,學生是應該讀書的,但一面也要大人老爺們不至于葬送土地,這才能夠安心讀書。報上不是說過,東北大學逃散,馮庸大學④逃散,日本兵看見學生模樣的就槍斃嗎?放下書包來請愿,真是已經可憐之至。不道國民黨政府卻在十二月十八日通電各地軍政當局文里,又加上他們“搗毀機關,阻斷交通,毆傷中委,攔劫汽車,橫擊路人及公務人員,私逮刑訊,社會秩序,悉被破壞”的罪名,而且指出結果,說是“友邦人士,莫名驚詫,長此以往,國將不國”了!

  好個“友邦人士”!日本帝國主義的兵隊強占了遼吉,炮轟機關,他們不驚詫;阻斷鐵路,追炸客車,捕禁官吏,槍斃人民,他們不驚詫。中國國民黨治下的連年內戰,空前水災,賣兒救窮,砍頭示眾,秘密殺戮,電刑逼供,他們也不驚詫。在學生的請愿中有一點紛擾,他們就驚詫了!

  好個國民黨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么東西!即使所舉的罪狀是真的罷,但這些事情,是無論哪一個“友邦”也都有的,他們的維持他們的“秩序”的監獄,就撕掉了他們的“文明”的面具。擺什么“驚詫”的臭臉孔呢?

  可是“友邦人士”一驚詫,我們的國府就怕了,“長此以往,國將不國”了。好像失了東三省,黨國倒愈像一個國,失了東三省誰也不響,黨國倒愈像一個國,失了東三省只有幾個學生上幾篇“呈文”,黨國倒愈像一個國,可以博得“友邦人士”的夸獎,永遠“國”下去一樣。

  幾句電文,說得明白極了:怎樣的黨國,怎樣的“友邦”。“友邦”要我們人民身受宰割,寂然無聲,略有“越軌”,便加屠戮。黨國是要我們遵從這“友邦人士”的希望,否則,他就要“通電各地軍政當局”,“即予緊急處置,不得于事后借口無法勸阻,敷衍塞責”了!

  因為“友邦人士”是知道的:日兵“無法勸阻”,學生們怎會“無法勸阻”?每月一千八百萬的軍費,四百萬的政費,作什么用的呀,“軍政當局”呀?

  寫此文后剛一天,就見二十一日《申報》登載南京專電云:“考試院部員張以寬,盛傳前日為學生架去重傷。茲據張自述,當時因車夫誤會,為群眾引至中大⑤,旋出校回寓,并無受傷之事。至行政院某秘書被拉到中大,亦當時出來,更無失蹤之事。”而“教育消息”欄內,又記本埠一小部分學校赴京請愿學生死傷的確數,則云:“中公死二人,傷三十人,復旦傷二人,復旦附中傷十人,東亞失蹤一人(系女性),上中失蹤一人,傷三人,文生氏⑥死一人,傷五人……”可見學生并未如國府通電所說,將“社會秩序,破壞無余”,而國府則不但依然能夠鎮壓,而且依然能夠誣陷、殺戮。“友邦人士”,從此可以不必“驚詫莫名”,只請放心來瓜分就是了。


  【注釋】

  ①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十字街頭》第二期,署名明瑟。

  ②學生的請愿指一九三一年十二月間全國各地學生為反對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到南京請愿的事件。對于這次學生愛國行動,國民黨政府于十二月五日通令全國,禁止請愿;十七日當各地學生聯合向國民黨中央黨部請愿時,又命令軍警逮捕和槍殺請愿學生,當場打死二十余人,打傷百余人;十八日還電令各地軍政當局緊急處置請愿事件。

  ③哀求國聯九一八事變后,國民黨政府多次向國聯申訴,十一月二十二日當日軍進攻錦州時,又向國聯提議劃錦州為中立區,以中國軍隊退入關內為條件請求日軍停止進攻;十二月十五日在日軍繼續進攻錦州時再度向國聯申訴,請求它出面干涉,阻止日本帝國主義擴大侵華戰爭。

  ④馮庸大學奉系軍閥馮庸所創辦的一所大學,一九二七年在沈陽成立,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后停辦。

  ⑤中大,南京中央大學。

  ⑥中公,中國公學;復旦,復旦大學;復旦附中,復旦大學附屬實驗中學;東亞,東亞體育專科學校;上中,上海中學;文生氏,文生氏高等英文學校。這些都是當時上海的私立學校。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樟树市| 库车县| 突泉县| 江达县| 普安县| 当涂县| 上思县| 榆社县| 彰化县| 五寨县| 凭祥市| 盐城市| 名山县| 高台县| 黄陵县| 原平市| 连城县| 铁岭县| 宁南县| 鲁甸县| 贺兰县| 镇平县| 城市| 松桃| 炎陵县| 邵武市| 疏附县| 儋州市| 河东区| 潢川县| 鄂州市| 内丘县| 太仓市| 综艺| 措勤县| 鄂托克前旗| 绍兴市| 土默特右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