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雜文集·南腔北調集·關于女人
  
 
 
   

 
 

魯迅文集·雜文集·南腔北調集

 
 
 
關于女人
 

 
  國難期間,似乎女人也特別受難些。一些正人君子責備女人愛奢侈,不肯光顧國貨。就是跳舞、肉感等等,凡是和女性有關的,都成了罪狀。仿佛男人都做了苦行和尚,女人都進了修道院,國難就會得救似的。

  其實那不是女人的罪狀,正是她的可憐。這社會制度把她擠成了各種各式的奴隸,還要把種種罪名加在她頭上。西漢末年,女人的“墮馬髻”“愁眉啼妝”②,也說是亡國之兆。其實亡漢的何嘗是女人!不過,只要看有人出來唉聲嘆氣的不滿意女人的妝束,我們就知道當時統治階級的情形,大概有些不妙了。

  奢侈和淫靡只是一種社會崩潰腐化的現象,決不是原因。

  私有制度的社會,本來把女人也當做私產,當做商品。一切國家,一切宗教都有許多稀奇古怪的規條,把女人看做一種不吉利的動物,威嚇她,使她奴隸般的服從;同時又要她做高等階級的玩具。正像現在的正人君子,他們罵女人奢侈,板起面孔維持風化,而同時正在偷偷地欣賞著肉感的大腿文化。

  阿剌伯的一個古詩人說:“地上的天堂是在圣賢的經書上、馬背上、女人的胸脯上。③”這句話倒是老實的供狀。

  自然,各種各式的賣淫總有女人的份。然而買賣是雙方的。沒有買淫的嫖男,哪里會有賣淫的娼女。所以問題還在買淫的社會根源。這根源存在一天,也就是主動的買者存在一天,那所謂女人的淫靡和奢侈就一天不會消滅。男人是私有主的時候,女人自身也不過是男人的所有品。也許是因此罷,她的愛惜家財的心或者比較的差些,她往往成了“敗家精”。何況現在買淫的機會那么多,家庭里的女人直覺地感覺到自己地位的危險。民國初年我就聽說,上海的時髦是從長三幺二④傳到姨太太之流,從姨太太之流再傳到太太奶奶小姐。這些“人家人”,多數是不自覺地在和娼妓競爭,──自然,她們就要竭力修飾自己的身體,修飾到拉得住男子的心的一切。這修飾的代價是很貴的,而且一天一天的貴起來,不但是物質上的,而且還有精神上的。

  美國一個百萬富翁說:“我們不怕共匪(原文無匪字,謹遵功令改譯),我們的妻女就要使我們破產,等不及工人來沒收。”中國也許是惟恐工人“來得及”,所以高等華人的男女這樣趕緊的浪費著、享用著、暢快著,哪里還管得到國貨不國貨、風化不風化。然而口頭上是必須維持風化、提倡節儉的。

  四月十一日


  【注釋】

  ①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五日《申報月刊》第二卷第六號,署名洛文。

  ② “墮馬髻”“愁眉啼妝”見《后漢書·梁冀傳》:漢順帝時,大將軍梁冀妻孫壽“色美而善為妖態,作愁眉唬(啼)妝、墮馬髻。”

  據唐代李賢注引《風俗通》說:“愁眉者,細而曲折;唬妝者,薄拭目下若啼處;墮馬髻者,側在一邊。”

  ③ 阿剌伯古詩人:指穆塔納比(Mutanabbi,915─965)。他在晚年寫了一首無題的抒情詩,最后四句是:“美麗的女人給了我短暫的幸福,后來一片荒漠就把我們隔斷開。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騎在駿馬的鞍上。而經書──則時時刻刻是最好的伴侶!”

  ④ 長三幺二:舊時上海妓院中妓女的等級名稱,頭等的叫做“長三”,二等的叫做“幺二”。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介休市| 庐江县| 突泉县| 墨江| 遂平县| 陆河县| 清远市| 余江县| 蒙城县| 郁南县| 南昌市| 正蓝旗| 石台县| 公安县| 高要市| 永济市| 白城市| 博野县| 呼图壁县| 吉安市| 赣榆县| 武汉市| 文成县| 惠安县| 南京市| 方正县| 延津县| 江津市| 淮安市| 莲花县| 襄城县| 重庆市| 阜新市| 始兴县| 巨野县| 木里| 永丰县| 卢氏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