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雜文集·南腔北調集·搗鬼心傳
  
 
 
   

 
 

魯迅文集·雜文集·南腔北調集

 
 
 
搗鬼心傳
 

 
  中國人又很有些喜歡奇形怪狀、鬼鬼祟祟的脾氣,愛看古樹發光比大麥開花的多,其實大麥開花他向來也沒有看見過。于是怪胎畸形,就成為報章的好資料,替代了生物學的常識的位置了。最近在廣告上所見的,有像所謂兩頭蛇似的兩頭四手的胎兒,還有從小肚上生出一只腳來的三腳漢子。固然,人有怪胎,也有畸形,然而造化的本領是有限的,他無論怎么怪、怎么畸,總有一個限制:孿兒可以連背、連腹、連臀、連脅,或竟駢頭,卻不會將頭生在屁股上;形可以駢拇、枝指、缺肢、多乳,卻不會兩腳之外添出一只腳來,好像“買兩送一”的買賣。天實在不及人之能搗鬼。

  但是,人的搗鬼,雖勝于天,而實際上本領也有限。因為搗鬼精義,在切忌發揮,亦即必須含蓄。蓋一加發揮,能使所搗之鬼分明,同時也生限制,故不如含蓄之深遠,而影響卻又因而模胡了。“有一利,必有一弊”,我之所謂“有限”者以此。

  清朝人的筆記里,常說羅兩峰的《鬼趣圖》②,真寫得鬼氣拂拂;后來那圖由文明書局印出來了,卻不過一個奇瘦,一個矮胖,一個臃腫的模樣,并不見得怎樣的出奇,還不如只看筆記有趣。小說上的描摹鬼相,雖然竭力,也都不足以驚人,我覺得最可怕的還是晉人所記的臉無五官、渾淪如雞蛋的山中厲鬼③。因為五官不過是五官,縱使苦心經營,要它兇惡,總也逃不出五官的范圍,現在使它渾淪得莫名其妙,讀者也就怕得莫名其妙了。然而其“弊”也,是印象的模胡。不過較之寫些“青面獠牙”“口鼻流血”的笨伯,自然聰明得遠。

  中華民國人的宣布罪狀大抵是十條,然而結果大抵是無效。古來盡多壞人,十條不過如此,想引人的注意以至活動是決不會的。駱賓王作《討武曌檄》,那“入宮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這幾句,恐怕是很費點心機的了,但相傳武后看到這里,不過微微一笑④。是的,如此而已,又怎么樣呢?聲罪致討的明文,那力量往往遠不如交頭接耳的密語,因為一是分明,一是莫測的。我想假使當時駱賓王站在大眾之前,只是攢眉搖頭,連稱“壞極壞極”,卻不說出其所謂壞的實例,恐怕那效力會在文章之上的罷。

  “狂飆文豪”高長虹攻擊我時,說道劣跡多端,倘一發表,便即身敗名裂⑤,而終于并不發表,是深得搗鬼正脈的;但也竟無大效者,則與廣泛俱來的“模胡”之弊為之也。

  明白了這兩例,便知道治國平天下之法,在告訴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實的說出何法來。因為一說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與行相對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測。不測的威棱使人萎傷,不測的妙法使人希望。饑荒時生病,打仗時做詩,雖若與治國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卻能令人疑為跟著自有治國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卻還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謂妙法,其實不過是毫無方法而已。

  搗鬼有術,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來無有。

  十一月二十二日


  【注釋】

  ①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四年一月十五日《申報月刊》第三卷第一號,署名羅憮。

  心傳,佛教禪宗用語,指不立文字,不依經卷,只憑師徒心心相印來傳法授受。

  ② 羅兩峰(1733─1799):名聘,字遯夫,江蘇甘泉(今江都)人,清代畫家。《鬼趣圖》,是一幅諷刺世態的畫,當時不少文人曾為它題詠。

  ③ 這里所說的山中厲鬼,見南朝宋人郭季產的《集異記》:“中山劉玄,居越城。日暮,忽見一人著烏袴褶來,取火照之,面首無七孔,面莽儻然。”(據魯迅《古小說鉤沉》)

  ④ 駱賓王(約640─?):義烏(今屬浙江)人,唐代詩人。曾隨徐敬業反對武則天,著有《代徐敬業討武曌檄》。據《新唐書·駱賓王傳》,他“為敬業傳檄天下,斥武后罪。后讀,但嘻笑”。

  ⑤ 高長虹在《狂飆》第十七期(一九二七年一月)發表的《我走出了化石的世界》中說:“若夫其他瑣事,如狂飆社以直報怨,則魯迅不特身心交病,且將身敗名裂矣!我們是青年,我們有的是同情,所以我們決不為已甚。”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大关县| 武夷山市| 赤峰市| 武川县| 永靖县| 新巴尔虎左旗| 杨浦区| 石柱| 巴彦县| 太仓市| 嫩江县| 朝阳区| 徐州市| 郯城县| 陇南市| 宜阳县| 仲巴县| 惠水县| 木兰县| 蒙城县| 阳泉市| 钟山县| 尉氏县| 麻栗坡县| 房产| 栖霞市| 张掖市| 乌海市| 磐安县| 高要市| 乡宁县| 南木林县| 江安县| 和顺县| 松江区| 镇宁| 漳平市| 兴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