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 魯迅文集 >> 雜文集·且介亭雜文二集·在現代中國的孔夫子
  
 
 
   

 
 

魯迅文集·雜文集·且介亭雜文二集

 
 
 
在現代中國的孔夫子
 

 
  新近的上海的報紙,報告著因為日本的湯島<2>,孔子的圣廟落成了,湖南省主席何鍵<3>將軍就寄贈了一幅向來珍藏的孔子的畫像。老實說,中國的一般的人民,關于孔子是怎樣的相貌,倒幾乎是毫無所知的。自古以來,雖然每一縣一定有圣廟,即文廟,但那里面大抵并沒有圣像。凡是繪畫,或者雕塑應該崇敬的人物時,一般是以大于常人為原則的,但一到最應崇敬的人物,例如孔夫子那樣的圣人,卻好像連形象也成為褻瀆,反不如沒有的好。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孔夫子沒有留下照相來,自然不能明白真正的相貌,文獻中雖然偶有記載,但是胡說白道也說不定。若是從新雕塑的話,則除了任憑雕塑者的空想而外,毫無辦法,更加放心不下。于是儒者們也終于只好采取“全部,或全無”的勃蘭特<4>式的態度了。

  然而倘是畫像,卻也會間或遇見的。我曾經見過三次:一次是《孔子家語》<5>里的插畫;一次是梁啟超<6>氏亡命日本時,作為橫濱出版的《清議報》上的卷頭畫,從日本倒輸入中國來的;還有一次是刻在漢朝墓石上的孔子見老子的畫像。說起從這些圖畫上所得的孔夫子的模樣的印象來,則這位先生是一位很瘦的老頭子,身穿大袖口的長袍子,腰帶上插著一把劍,或者腋下挾著一枝杖,然而從來不笑,非常威風凜凜的。假使在他的旁邊侍坐,那就一定得把腰骨挺的筆直,經過兩三點鐘,就骨節酸痛,倘是平常人,大約總不免急于逃走的了。

  后來我曾到山東旅行。在為道路的不平所苦的時候,忽然想到了我們的孔夫子。一想起那具有儼然道貌的圣人,先前便是坐著簡陋的車子,顛顛簸簸,在這些地方奔忙的事來,頗有滑稽之感。這種感想,自然是不好的,要而言之,頗近于不敬,倘是孔子之徒,恐怕是決不應該發生的。但在那時候,懷著我似的不規矩的心情的青年,可是多得很。

  我出世的時候是清朝的末年,孔夫子已經有了“大成至圣文宣王”<7>這一個闊得可怕的頭銜,不消說,正是圣道支配了全國的時代。政府對于讀書的人們,使讀一定的書,即四書和五經<8>;使遵守一定的注釋;使寫一定的文章,即所謂“八股文”<9>;并且使發一定的議論。然而這些千篇一律的儒者們,倘是四方的大地,那是很知道的,但一到圓形的地球,卻什么也不知道,于是和四書上并無記載的法蘭西和英吉利打仗而失敗了。不知道為了覺得與其拜著孔夫子而死,倒不如保存自己們之為得計呢,還是為了什么。總而言之,這回是拚命尊孔的政府和官僚先就動搖起來,用官帑大翻起洋鬼子的書籍來了。屬于科學上的古典之作的,則有侯失勒的《談天》,雷俠兒的《地學淺釋》,代那的《金石識別》<10>,到現在也還作為那時的遺物,間或躺在舊書鋪子里。

  然而一定有反動。清末之所謂儒者的結晶,也是代表的大學士徐桐<11>氏出現了。他不但連算學也斥為洋鬼子的學問;他雖然承認世界上有法蘭西和英吉利這些國度,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存在,是決不相信的,他主張這是法國和英國常常來討利益,連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所以隨便胡謅出來的國名。他又是一九〇〇年的有名的義和團的幕后的發動者,也是指揮者。但是義和團完全失敗,徐桐氏也自殺了。政府就又以為外國的政治法律和學問技術頗有可取之處了。我的渴望到日本去留學,也就在那時候。達了目的,入學的地方,是嘉納先生所設立的東京的弘文學院<12>;在這里,三澤力太郎先生教我水是養氣和輕氣所合成,山內繁雄先生教我貝殼里的什么地方其名為“外套”。這是有一天的事情。學監大久保先生集合起大家來,說:因為你們都是孔子之徒,今天到御茶之水<13>的孔廟里去行禮罷!我大吃了一驚。現在還記得那時心里想,正因為絕望于孔夫子和他的之徒,所以到日本來的,然而又是拜么?一時覺得很奇怪。而且發生這樣感覺的,我想決不止我一個人。

  但是,孔夫子在本國的不遇,也并不是始于二十世紀的。孟子批評他為“圣之時者也”<14>,倘翻成現代語,除了“摩登圣人”實在也沒有別的法。為他自己計,這固然是沒有危險的尊號,但也不是十分值得歡迎的頭銜。不過在實際上,卻也許并不這樣子。孔夫子的做定了“摩登圣人”是死了以后的事,活著的時候卻是頗吃苦頭的。跑來跑去,雖然曾經貴為魯國的警視總監<15>,而又立刻下野,失業了;并且為權臣所輕蔑,為野人所嘲弄,甚至于為暴民所包圍,餓扁了肚子。弟子雖然收了三千名,中用的卻只有七十二,然而真可以相信的又只有一個人。有一天,孔夫子憤慨道:“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16>從這消極的打算上,就可以窺見那消息。然而連這一位由,后來也因為和敵人戰斗,被擊斷了冠纓,但真不愧為由呀,到這時候也還不忘記從夫子聽來的教訓,說道“君子死,冠不免”<17>,一面系著冠纓,一面被人砍成肉醬了。連唯一可信的弟子也已經失掉,孔子自然是非常悲痛的,據說他一聽到這信息,就吩咐去倒掉廚房里的肉醬云<18>。

  孔夫子到死了以后,我以為可以說是運氣比較的好一點。因為他不會嚕蘇了,種種的權勢者便用種種的白粉給他來化妝,一直抬到嚇人的高度。但比起后來輸入的釋迦牟尼<19>來,卻實在可憐得很。誠然,每一縣固然都有圣廟即文廟,可是一副寂寞的冷落的樣子,一般的庶民,是決不去參拜的,要去,則是佛寺,或者是神廟。若向老百姓們問孔夫子是什么人,他們自然回答是圣人,然而這不過是權勢者的留聲機。他們也敬惜字紙,然而這是因為倘不敬惜字紙,會遭雷殛的迷信的緣故;南京的夫子廟固然是熱鬧的地方,然而這是因為另有各種玩耍和茶店的緣故。雖說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20>,然而現在的人們,卻幾乎誰也不知道一個筆伐了的亂臣賊子的名字。說到亂臣賊子,大概以為是曹操,但那并非圣人所教,卻是寫了小說和劇本的無名作家所教的。

  總而言之,孔夫子之在中國,是權勢者們捧起來的,是那些權勢者或想做權勢者們的圣人,和一般的民眾并無什么關系。然而對于圣廟,那些權勢者也不過一時的熱心。因為尊孔的時候已經懷著別樣的目的,所以目的一達,這器具就無用,如果不達呢,那可更加無用了。在三四十年以前,凡有企圖獲得權勢的人,就是希望做官的人,都是讀“四書”和“五經”,做“八股”,別一些人就將這些書籍和文章,統名之為“敲門磚”。這就是說,文官考試一及第,這些東西也就同時被忘卻,恰如敲門時所用的磚頭一樣,門一開,這磚頭也就被拋掉了。孔子這人,其實是自從死了以后,也總是當著“敲門磚”的差使的。

  一看最近的例子,就更加明白。從二十世紀的開始以來,孔夫子的運氣是很壞的,但到袁世凱<21>時代,卻又被從新記得,不但恢復了祭典,還新做了古怪的祭服,使奉祀的人們穿起來。跟著這事而出現的便是帝制。然而那一道門終于沒有敲開,袁氏在門外死掉了。余剩的是北洋軍閥,當覺得漸近末路時,也用它來敲過另外的幸福之門。盤據著江蘇和浙江,在路上隨便砍殺百姓的孫傳芳<22>將軍,一面復興了投壺之禮;鉆進山東,連自己也數不清金錢和兵丁和姨太太的數目了的張宗昌<23>將軍,則重刻了《十三經》,而且把圣道看作可以由肉體關系來傳染的花柳病一樣的東西,拿一個孔子后裔的誰來做了自己的女婿。然而幸福之門,卻仍然對誰也沒有開。

  這三個人,都把孔夫子當作磚頭用,但是時代不同了,所以都明明白白的失敗了。豈但自己失敗而已呢,還帶累孔子也更加陷入了悲境。他們都是連字也不大認識的人物,然而偏要大談什么《十三經》之類,所以使人們覺得滑稽;言行也太不一致了,就更加令人討厭。既已厭惡和尚,恨及袈裟,而孔夫子之被利用為或一目的的器具,也從新看得格外清楚起來,于是要打倒他的欲望,也就越加旺盛。所以把孔子裝飾得十分尊嚴時,就一定有找他缺點的論文和作品出現。即使是孔夫子,缺點總也有的,在平時誰也不理會,因為圣人也是人,本是可以原諒的。然而如果圣人之徒出來胡說一通,以為圣人是這樣,是那樣,所以你也非這樣不可的話,人們可就禁不住要笑起來了。五六年前,曾經因為公演了《子見南子》<24>這劇本,引起過問題,在那個劇本里,有孔夫子登場,以圣人而論,固然不免略有欠穩重和呆頭呆腦的地方,然而作為一個人,倒是可愛的好人物。但是圣裔們非常憤慨,把問題一直鬧到官廳里去了。因為公演的地點,恰巧是孔夫子的故鄉,在那地方,圣裔們繁殖得非常多,成著使釋迦牟尼和蘇格拉第<25>都自愧弗如的特權階級。然而,那也許又正是使那里的非圣裔的青年們,不禁特地要演《子見南子》的原因罷。

  中國的一般的民眾,尤其是所謂愚民,雖稱孔子為圣人,卻不覺得他是圣人;對于他,是恭謹的,卻不親密。但我想,能像中國的愚民那樣,懂得孔夫子的,恐怕世界上是再也沒有的了。不錯,孔夫子曾經計劃過出色的治國的方法,但那都是為了治民眾者,即權勢者設想的方法,為民眾本身的,卻一點也沒有。這就是“禮不下庶人”<26>。成為權勢者們的圣人,終于變了“敲門磚”,實在也叫不得冤枉。和民眾并無關系,是不能說的,但倘說毫無親密之處,我以為怕要算是非常客氣的說法了。不去親近那毫不親密的圣人,正是當然的事,什么時候都可以,試去穿了破衣,赤著腳,走上大成殿去看看罷,恐怕會像誤進上海的上等影戲院或者頭等電車一樣,立刻要受斥逐的。誰都知道這是大人老爺們的物事,雖是“愚民”,卻還沒有愚到這步田地的。

  四月二十九日


  【注釋】

  <1>本篇是作者用日文寫的,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五年六月號日本《改造》月刊。中譯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五年七月在日本東京出版的《雜文》月刊第二號,題為《孔夫子在現代中國》。參看本書《后記》。

  <2>湯島:東京的街名,建有日本最大的孔廟“湯島圣堂”。該廟于一九二三年被燒毀,一九三五年四月重建落成時國民黨政府曾派代表專程前往“參謁”。

  <3>何鍵(1887─1956):字蕓樵,湖南醴陵人,國民黨軍閥。當時任國民黨湖南省政府主席。

  <4>勃蘭特:易卜生的詩劇《勃蘭特》中的人物。“全部,或全無”,是他所信奉的一句格言。

  <5>《孔子家語》:原書二十七卷,久佚,今本為三國魏王肅所輯,十卷。內容是關于孔子言行的記載,大都輯自《論語》《左傳》《國語》《禮記》等書。

  <6>梁啟超(1873─1929):號任公,廣東新會人,清末維新運動領導人之一。戊戌政變后逃亡日本。《清議報》是他在日本橫濱發行的旬刊,一八九八年十二月創刊;內容鼓吹君主立憲、保皇反后(保救光緒皇帝,反對那拉太后),一九〇一年十二月出至一百期停刊。<7>“大成至圣文宣王”唐開元二十七年(739)追謚孔子為“文宣王”,元大德十一年(1307)又加謚為“大成至圣文宣王”。

  <8>四書:指《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北宋時程顥、程頤特別推崇《禮記》中的《大學》《中庸》兩篇,南宋朱熹又將這兩篇和《論語》《孟子》合在一起,撰寫《四書章句集注》,自此便有了“四書”這個名稱。五經,即《詩經》《尚書》《禮記》《周易》《春秋》的合稱,漢武帝時始有此稱。

  <9>“八股文”:明清科舉考試制度所規定的一種公式化的文體,它用“四書”、“五經”中的文句命題,每篇由破題、承題、起講、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個部分構成。后四部分是主體,每一部分有兩股相比偶的文字,合共八股,所以叫做八股文。

  <10>侯失勒(F.W.Herschel,1792─1871):通譯赫歇耳,英國天文學家、物理學家。《談天》的中譯本共十八卷,附表一卷,出版于一八五九年。雷俠兒(C.Lyell,1797─1875),通譯賴爾,英國地質學家。《地學淺釋》的中譯本共三十八卷,出版于一八七一年。代那(J.D.Dana,1813─1895),通譯丹納,美國地質學家、礦物學家。《金石識別》的中譯本共十二卷,附表,出版于一八七一年。

  <11>徐桐(1819─1900):漢軍正藍旗人,清末頑固派官僚。光緒間官至大學士。他反對維新變法,出于維護清朝統治的目的,他又曾利用義和團勢力,圍攻外國使館。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時自縊死。

  <12>弘文學院:一所專門為中國留學生設立的學習日語和基礎課的預備學校。校址在東京牛込區西五軒町。創辦人為嘉納治五郎(1860─1938),學監為大久保高明。

  <13>御茶之水:日本東京的地名。湯島圣堂即在御茶之水車站附近。

  <14>“圣之時者也”:語見《孟子·萬章》。

  <15>警視總監:日本主管警察工作的最高長官。孔丘曾一度任魯國的司寇,掌管刑獄,相當于日本的這一官職。

  <16>“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等句,見《論語·公冶長》。桴,用竹木編的筏子。由,孔子的弟子仲由,即子路。

  <17>“君子死,冠不免”:語見《左傳》哀公十五年:“石乞、盂黡敵子路,以戈擊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

  <18>關于孔丘因子路戰死而倒掉肉醬的事,見《孔子家語·子貢問》:“子路……仕于衛,衛有蒯聵之難……既而衛使至,曰:‘子路死焉。’夫子哭之于中庭……進使者而問故,使者曰:‘醢之矣。’遂令左右皆覆醢,曰:‘吾何忍食此!’”

  <19>釋迦牟尼(Sakyamuni,約前565─前486):原古印度北部迦毗羅衛國凈飯王的兒子,后出家修道,成為佛教創始人。佛教于西漢末年開始傳入我國。

  <20>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語出《孟子·滕文公》。

  <21>袁世凱:參看本卷第128頁注<3>。他曾于一九一四年二月通令全國“祭孔”,公布《崇圣典例》,同年九月二十八日他率領各部總長和一批文武官員,穿著新制的古祭服,在北京孔廟舉行祀孔典禮。

  <22>孫傳芳(1885─1935):山東歷城人,北洋直系軍閥。當他盤踞東南五省時,為了提倡復古,于一九二六年八月六日在南京舉行投壺古禮。投壺,古代宴會時的一種娛樂,賓主依次投矢壺中,負者飲酒。《禮記·投壺》孔穎達注引鄭玄的話,說投壺是“主人與客燕飲講論才藝之禮”。

  <23>張宗昌(1881─1932):山東掖縣人,北洋奉系軍閥。一九二五年他任山東督軍時提倡尊孔讀經。

  <24>《子見南子》林語堂作的獨幕劇,發表于《奔流》第一卷第六期(一九二八年十一月)。一九二九年山東曲阜第二師范學校學生排演此劇時,當地孔氏族人以“公然侮辱宗祖孔子”為由,聯名向國民黨政府教育部提出控告,結果該校校長被調職。參看《集外集拾遺補編·關于〈子見南子〉》。

  <25>蘇格拉第(Sokrates,前469─前399):古希臘哲學家,保守的奴隸主貴族的思想代表。

  <26>“禮不下庶人”:語見《禮記·曲禮》。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浦北县| 宜良县| 都昌县| 大石桥市| 葵青区| 自贡市| 六盘水市| 深泽县| 温宿县| 皮山县| 车致| 乌鲁木齐县| 如东县| 罗源县| 霍山县| 封开县| 清徐县| 正镶白旗| 革吉县| 蕲春县| 深圳市| 丰镇市| 柳州市| 白朗县| 峡江县| 乌审旗| 宣武区| 鞍山市| 福泉市| 神池县| 孟村| 平阳县| 乌苏市| 墨竹工卡县| 威信县| 皮山县| 内黄县| 新巴尔虎左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