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毛澤東專題 >> 毛澤東早年作文:心之力


  
  

  【按語】此篇《心之力》寫于1917年,是毛澤東于長沙一師就讀時作文,時年23周歲。由此文便可感知,其尚未走出校門,即已具有驚世駭俗的真知灼見。當年這篇被楊濟昌老師判為滿分的作文,曾在湖南長沙一師中廣為流傳和謄抄,但后來一度失傳,今終于在毛澤東當年湖南一師同學的后代那里重現。依此件所附按語可知,這便是當年一師同學手抄稿之一。按語中“毛奇”,即當年同學對毛澤東尊稱。毛澤東為中華神洲改天換地拼搏一生,實自青少年立志始。其閱歷之廣遠,探索之深邃,智慧之通達,膽識之奇異,已是古今無人企及。唯期冀后有來者,乃是中華萬幸!
  注:子夜星網站根據毛澤東原長沙一師同學手抄稿翻片校對。為便于今人閱讀,文中個別標點略有改動。并改正原抄件一處錯字:“愚昧業(業)生”應為“愚昧叢(叢)生”。

  

 
心之力
  
毛澤東 丁巳,夏孟,民國六年


  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細微至發梢,宏大至天地。世界、宇宙乃至萬物皆為思維心力所驅使。博古觀今,尤知人類之所以為世間萬物之靈長,實為天地間心力最致力于進化者也。夫中華悠悠古國,人文始祖,之所以為萬國文明正義道德之始創立者,實為塵世諸國中最致力于人類與天地萬物精神相互養塑者也。蓋神州中華,之所以為地球優雅文明之發祥淵源,實為諸人種之最致力于人與社會、天地間公德良知依存共和之道者也。古中華歷代先賢道法自然,文武兼備,運籌天下,何等之揮灑自如,何等之英杰偉倫。

  然天妒神州,外侵內亂,泱泱華夏,愚昧叢生,國人于邪魔強盜陰險心力滲透、攻擊治下,神圣使命漸漸失憶,煌煌中華民眾卻敗于眾生甘愿自卑、沉淪、散弱之積弊。五千年中央神州屹立環宇,慈潤天道,德化昆侖,逐忘除魔滅盜之大道使命。待魔鬼而好生,如東郭之飼狼,漸失土于廣袤,魔盜全球侵殺,血罪滔天,貪婪殘暴,偽善陰險,愚克己隱忍,憨良感化,以善招惡,如魚肉慫恿魔盜之刀俎。

  縱覽千百年世界萬國者,以其心行觀其本性──如惡魔強盜者,唯有西方諸國;其嗜血之惡貫滿盈,如非魔盜,則絕無他國可稱之為魔盜流氓。如神俠義士者,惟有神州中華;其中庸之尊道重德,如非神俠,則絕無他國可稱之為神俠圣賢。神俠圣賢,乃悟創農耕生產經濟之始祖,勤勞耕作,取舍有度,好生求德,修身養性,良善處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魔盜流氓,乃陰險、偽善、劫掠、殺戮之惡徒;不悟耕種,貪婪猖獗,殘暴兇險,橫征暴斂,敷衍游牧,篤信寄生剝削之妖道。神俠與魔盜,自開天辟地即為死敵。神俠生養而魔盜毀滅,勢同水火,形同白晝與黑夜。此乃宇宙間光明與黑暗之決斷,生存與死亡之廝殺,智者斷不可輕信兩者之平安以待。

  忠奸分善惡,史實辯正邪,生殺斷神魔。神魔與正邪自古由來,角力爭斗,幻化人間光明與黑暗之搏殺。惟天道昭然,邪終不可勝正。故神俠稍有振作,即可滅魔除盜,切不可膽怯生畏,更不可投賊!神魔廝殺非生即死,永難消泯。故神俠終為魔盜死敵,若昏然求和必招自戕。魔盜皆以亡我為本惡,神俠當以滅魔為本義,世代相傳,不可懈怠。

  國弱君愚則國破,外侵內斗,有德者心力與物力難濟,空有濟世情懷。無德者無恥與無畏沆瀣,實為欺世盜賊。丑惡者霸擁民眾賦權,神器私用,愚鈍者盡情尸位素餐,禍國殃民。貪腐官僚國賊舉家富貴,萬眾民脂民膏皆被劫掠。

  民心民生衰,則國力日衰,國力衰則國家民族之心力亦衰!內可誘發天災兵禍,朝代更迭,官僚、商賈、農工、學者皆難免沉淪,豈有完卵?外可唆引強盜侵犯,奴役掠奪,國賊、漢奸、軍民、學生均家破人亡,終無善果。遷居蠻夷國度者,神州子民多寄人籬下,世代受辱,命利不保。

  數十年來,神州大地屢受殘暴侵殺,國庫民資盡被陰險搶劫。甲午海戰、八國聯軍、廿一條……不平等諸般賣國條約卑下怯弱,引狼入室,資敵來犯,實為召喚、鼓勵蠻夷強盜分食神州華夏之舉,此昏君國賊禍民之罪。

  與蠻夷通商者使洋貨泛濫,居高居奇,國人盡被盤剝。泱泱中華竟無力生產民眾生活諸品,更無些許官僚執權以為民眾之艱辛解憂。世界諸魔盜在中國如入空境,頗有斬獲,無不為驚嘆神州可欺。故惡敵覬覦長存、亡我之心不死,只有尋機死戰拒敵,方可換得暫時太平。炎炎烈戰未開,巍巍國恥未雪,則蠻夷、豺狼、兇魔如食甘飴,紛沓而至。

  洋奴橫行、漢奸猖獗,國民皆因腐敗漢奸、官僚、軍閥、買辦家族合力賣國而所欠洋人無盡之亡國債務而自危。國體破敗,軍閥割據,混戰連年,國債深陷,物價飛漲,食宿艱難,災厄連連,何日可止?今滿清韃虜雖敗,可恨國家、政治、經濟均被愚昧獨夫、洋奴把持,國民心力沉疴羸弱,蠻夷惡敵肆意摧殘,恍惚間,驚見萬民為奴,國資殆盡。

  若欲救民治國,興中華英武,雖百廢待興,可鑄奇造偉,成我輩絕倫。救國救民計,惟有自強國民心力之道乃首要綱領,然民眾思維心力變新、強悍者,是為首要之捷徑!心力變新、強悍者,首應破除封建、官僚愚昧邪道,懲治賣國、漢奸、洋買辦之洋奴愚眾,明戒其不義浮財罰入公帑,暗布其家族子女皆無善終,方可盡教化威懾之道。

  舉世興原創睿智,立國顯始做宏略。國家民族之新生心力志向,必締造世界仁德勇武文明之新學,新學為思想理論之基石、棟梁,新學不興,御敵難成,則洋奴必興亡國。西方學教均顯邪佞,如若任其縱橫世間,則人文盡毀。如神州中華新學宏論,集古今大成之時,必為人類之新邦。中華古國之敵,皆為西方邪惡之魔盜與漢奸,與倭寇同仇,此仇無解,倍當警惕,方可自救而救人,萬勿混淆。

  今力主洋務之事應借鑒“師夷之長以制夷”之道,盡知“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我族者其性必惡”之祖訓。與洋盜交往,睚眥必報,以霹靂睿智顯縱橫捭闔,擊殺敵酋,方可博取中華國邦民眾之自強尊嚴與資赟。細觀西方魔盜侵殺之秘,以掠奪財富之技巧攫取全球侵殺之輜重,以偽善之攻心宗教幻化萬國奴役之中樞。故無數肖小愚昧弱國之政客盡被蠱惑麻痹,以自卑萬漏國體媚洋為奴,賤賣民脂國魂。

  研魔盜縱民強國之道,均為結黨外擴之策。我泱泱中華,不可效仿魔盜船堅炮利之全球侵殺,大可創新神俠互助友愛之世界改良。凡團結對外者,無論茲善罪惡,均為消除內斗與外辱之上策。此攘外策,為興國智者之深諳。惡魔群盜當世,中華焉能以一國一隅而強盛?又焉能以求和退讓之宋趙腐朽之自殘茍且偷生,妄想與魔盜流氓自守君子相交之道德!凡此皆為出賣國家、禍害民眾之國賊。惟有舉環球反擊魔盜之大旗,方可行強國富民之拒敵謀略。不謀全局者不足于謀一隅,不謀萬世者不足與謀一時,我等豈可獨坐井底。

  留洋之風,不可放縱,國學之巔,大有裨益。故救國者必在國內,留洋者志不可晦。留洋列強之同胞漂泊海外,須警惕邪魔強盜 對我正義靈魂之誤導、侵擾,有如寒冬之防風,病弱之辟邪。女者學子,當尤為養護心志。攻防有度,張弛有道,則洋奴、漢奸、倭寇難以得手,自無處安身。留學之天道睿智,在于研思魔盜千百年劫掠奴役神州良善國民之天工、性命、財產,累積淫巧技器之盜賊罪證,追索群魔償還之贖罪。尤以識破陰險隱晦思想學術和蠱惑心力為緊要,破除愚弄。反思神州隱忍求和之萎靡,復興中華英勇衛道之剛猛,謀造趕超魔盜之捷徑,創新攫取賊物之奇術。解禁民眾有志者向上晉升之途徑,清新吏治,轉移民志與極權之沖撞;釋放民意,滋潤民生,嘉獎平民廉潔為公者以公權貢獻。中華棟梁必生自主自強之新象,設抗御蠻夷強盜殺戮之預防策,揚神州民眾富國雄軍之壯志,恤民生福祉農工商學之滋養。開創新學潤養新民,輔以新民楷模國民──文以德攻,武以勇助,抗擊蠻夷列強剿滅中華神圣傳承之奸計,繼承萬國大同神圣文明之志向,履行正義道德教化優靖之使命。

  夫聞“三軍可奪其帥,匹夫不可奪其志”,志者心之力也。民之志首推國家民眾個性之天然強健,則國家棟梁層出不窮。數百年外侮內斗中民眾個性屢被君主、官僚殘害之積弊甚重,國民心性身體多有貽害,民之弱即國之弱。舉國凡有壓抑個人、違背國民個性者,罪莫大焉!故我國三綱所在必去,愚民愚治盡除,方有優塑民眾強盛之希冀。

  自中國開埠以來,封建、官僚、愚民、洋務禍國殃民,究其緣由,而教會、資本家、君主、賣國賊四者為內四賊,四賊結伴,猶如鬼魅食人之聯盟,皆同為天下惡魔強盜者也。四賊之中,尤以執掌政權之官僚堂為禍首!蓋國之神圣重器以民為先,決不可助長惡私貪欲竊為己用!國之中樞如有愚昧膚淺肖小之徒竊而居之,則外魔必侵,國民必衰亡。

  亡我中華之心不死者,有外四賊之巨敵,千年來侵寐臥榻,中華災難皆源于此,外四賊乃倭寇王室、魔盜人種之猶太邪教及衍生諸教魁首、歐洲強盜王室、周邊忤逆背叛之肖小諸國之王室家族。均殺我之心、擄我之身、劫我之財,為神州中華復仇、雪恥、揚威之強勁惡敵。須清算史實錙銖,必較以傳授我輩世世代代,切忌遺忘。可以兵法之詭道重創之,輔以新興之道德良知信仰同化之,方為多管齊下攻防策。

  自滿清韃虜洋務運動之后,貪墨腐敗家族皆以盜取、盤剝民脂民膏逃逸海外,為家族享樂之詭計。假以時日,神州中華億萬民眾祖輩之福祉乃至血肉、骨髓,將被盡數剝奪轉送西方魔盜與貪腐家族!國人如寒冬之時又墮深淵,垂死之軀更遭荼毒。農業之國民眾落后狹隘,必將淪落為亡國之奴。而劫掠國民財富者逃逸海外,更無人于海內查處、治罪,亦無人于海外統計、堵截,故國賊前赴后繼,趨之若鶩。吾輩倘若不能懲戒,又與倭寇、魔盜、國賊、禽獸何異?

  遠觀三國亂世以來,南北朝五胡屠殺險些滅絕中華,幸有天賜之英烈冉閔救國救民;唐雖富強亦被蠻夷安祿山滲透,尚有神族之戰將維護破舊山河;宋朝輕武重文懼外而厲內,為外敵大肆侵殺之根本;明朝倭寇猖獗,屢有進犯,終成明朝衰敗源頭;元清韃虜更是舉國之力豢養眾多漢奸,始為亡國滅族之端始。故漢奸、國賊終為中國羸弱之癥結所在。

  漢奸、國賊亦分三類:一者乃倭寇和魔盜之奸細,偽作教士、行商、學者潛進中華伺機而動;二者乃有意被敵國、邪教收買籠絡,甘愿賣國求榮者;三者愚昧、狹隘、自卑而媚外蔑內,與無知中被誤導利用,大行賣國害民之實者。凡三類者,均為國家民族之公敵,應有教育淳化之良策,懲前毖后,精研規律,樹立標榜,方為中興并永絕漢奸之肅反綱常。

  今愚者忘本墮淵,竟爭先自掘其墳,卻不思國家民族社稷危亡之計。茍活于當下,遺失神圣之使命,忘卻民族之重任;背離于真理,違逆人本之慧根,蔑毀先民之道德;醉心于享樂,不知當世之驚變,甘當媚外之洋奴;沉迷于自我,罔顧危機之四伏,輕信魔盜之讒言!故西方與倭寇強盜皆可肆意侵殺、掠奪、奴役我漢唐中華,猶如進無人之境界。

  千古圣人,教化為根。我輩恰逢此亂象當前之世,人皆逐物欲而迷心,循末節而忘真,醉娛樂輕國志,謀小私絕大利,認蠻夷做乃父,拜魔盜為師尊,任倭寇以滲侵,毀文明于無恥。你我又豈能茍且偷生,熟視無睹?國家存亡之關頭,有志者呼吸難暢,應以天下為己任,拯救黎民于水火。

  普看當今,世界格局風云激蕩,人類文明之前途撲朔渺茫,天下蒼生之幸福岌岌可危。雖有科技帶來物質之充足,仍難滿人欲之巨壑,各派皆為私利而競相奔走,人人皆被牽入滾滾洪流。強盜流氓制訂裁決世界野蠻法律,邪惡魔鬼公然成為人間偽善領袖,萬國不思興道義之師,竟全然拜魔盜為導師,此星球之一草一木萬物生靈涂炭、滅絕之期不遠矣。

  雖有智者、勇者愿做中流之砥柱,卻猶如鬧市之人語,瀑下之魚鳴。請問周邊,還有幾人執著于真理?還有幾人探求于本源?一句開心就好,便甘愿隨波逐流;一句事不關己,便通行四海愚夫;一句莫談國事,便據民權為私器。孰不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試問為天地立心何以立?為生民立命何以立?為往圣繼絕學何以繼?為萬世開太平何以開?若我輩之人此心已無,則中華即將亡亦!中華亡則人類必亡亦!

  如欲拯救中華,必興尚武興業之道。以君子之奇志,出鬼神之奇兵;以雷霆之手段,滅軍閥之割據;定大同之策略,削散亂之議政;創善正之強黨,避百黨之貽害;殲侵略之惡敵,除賣國之漢賊;閉弱國之門戶,養國疾之復蘇;健民志塑身心,修工農重產業;補國民之元神,育神州之強盛。天地間民心不可欺,志者心力,應以修養民眾生息為上旨。志者心智,應以洞悉魔盜本質為君道,行強國之捷徑。

  強國之道首推蕩滌惡私舊序,縱容平民之天心。萬民身心志趣勃發,可育大國中興之實。諸政黨應體察入微,謀國民人均有職業,助大眾婦孺可讀書,倡百工除旱洪瘟疫,滅官僚隨處耀淫威,令貪腐時刻有監督,練天兵全球勇神通。而機器之發明制造,皆為心力之無拘無束,借鑒自創盡可勃發。破解魔盜絕密思維,居高環視西學訣竅,無敵獨尊心力所達,即可瞬間助長科技。貴在學思自新,獨辟奇徑。心力常新,尋魔盜科技之死穴猛擊,則新技可滅敵而自強。

  男者為國家肌體,強壯筋骨,護擴興業,必行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志。時下中華神族男者外不敵魔盜,內不查漢奸,沉迷物質與精神鴉片之自虐,盲然羨慕魔盜之所有,多自輕自賤之空虛,則生養之后嗣如何自強?女者為民族經脈,滋補神識,孕育種族,必興優生優育賢助創大業之情。當今中央神族女者于身心纏足,拒識文斷字,遑論無才,興封閉愚潑之自殘,竟然蔑視神族之男胞,行認賊為君之愚昧,則孕育之后嗣如何自立?國之女者自卑,則孕育皆為自卑!吾觀魔盜侵殺之處,奴役滅絕男丁,蠱惑奸殺女子,目的竟為徹底亡國換種,如此女者身心孕育絕非小我之私情,養育子女輔助男者皆為大我之育國,亟待創新婦道之學。是故強國策當以男者英勇善戰樂于思學,女者釋放身心勤于賢淑之點滴踐行。外可敵魔盜摧枯拉朽之強悍亡我之勢,內可悟中華諸般災難皆源于魔盜唆使。智慧明通,則趨吉避兇。神俠與魔盜必多有決戰,邪不侵正,我輩決不可遺忘正義使命。

  天之力莫大于日,地之力莫大于電,人之力莫大于心。陽氣發處,金石亦透,精神一到,何事不成?改朝換代,為民謀福,懲治貪墨漢奸,又有何難!茍其公忠體國,百折不回,雖布衣下士,未始無轉移世運之能也。有志之士可不勉哉!心之力即思維愿力,乘大道者足可彰顯奇力,塑天國威武,點石成金,摶泥成兵,修國體為金湯,煉萬民如神將。雖有邪魔妖軍,又豈能撼動巍巍中華,朗朗乾坤。

  人生于天地之間,形而下者曰血肉之軀,形而上者曰真心實性。血肉者化物質之所成,心性者先天地之所生。故而有唯物唯心之論說。人活于世間,血肉乃器具,心性為主使,神志為天道。血肉現生滅之相,心性存不變之質,一切有靈生命皆與此理不悖。蓋古今所有文明之真相,皆發于心性而成于物質。德政、文學、藝術、器物乃至個人所作所為均為愿、欲、情等驅使所生,精悟則可改天換地。

  故個人有何心性即外表為其生活,團體有何心性即外表為其事業,國家有何心性即外表為其文明,眾生有何心性即外表為其業力果報。故心為形成世間器物之原力,佛曰: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故印度佛教亡于消極心滅。

  西方強盜宗教亦有舊約主神虐民之邪暴,后有耶穌新約愛民之佛性改良。神魔心性之變幻如此,故世人多為耶穌所迷。佛者人弗,弗即非也,言佛性弊弱。耶穌明之故說懺悔,懂恥而不惡;孔子明之故說修心,知止而不怠;釋迦明之故說三乘,明心而不愚;老子明之故說無為,清靜而不私。時下佛洋皆外來之教,洋教大興則神州道教日漸式微。

  心為萬力之本,由內向外則可生善,可生惡,可創造,可破壞。由外向內則可染污,可牽引,可順受,可違逆。修之以正則可造化眾生,修之以邪則能涂炭生靈。心之偉力如斯,國士者不可不察。大丈夫立天地間,借浩然正氣養明德之志向,調天道大能塑強國之心力,即顯官圣民正奇效。

  大凡英雄豪杰之行其自己也,確立偉志,發其動力,奮發踔厲,摧陷廓清,一往無前。其強大如大風之發于長合,如好色者朱之性 欲發動而尋其情人,決無有能阻回之者,亦決不可有阻者。尚阻回之,則勢力消失矣。

  吾嘗觀大來勇將之在戰陣,有萬夫莫當之概,發橫之人,其力至猛,皆由其一無顧忌,其動力為直線之進行,無阻回無消失,所以至剛而至強也。眾生心性本同,豪杰之精神與圣賢之精神亦然,救國者為王為圣之道亦然。

  故當世青年之責任,在承前啟后繼古圣百家之所長,開放胸懷融東西文明之精粹,新研奇巧技器勝列強之產業,與時俱進應當世時局之變幻,解放思想創一代精神之偉烈。破教派之桎梏,匯科學之精華,樹強國之楷模,布真理與天下!今正本清源,愿與志同道合,追求濟世、救世真理者攜手共進。發此弘愿,世世不輟,貢獻身心,護持正義道德。

  故吾輩任重而道遠,若能立此大心,聚愛成行,則此熒熒之光必點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勢,翻天覆地,扭轉乾坤。戒海內貪腐之國賊,懲海外漢奸之子嗣;養萬民經濟之財富,興大國農工之格局;開仁武世界之先河,滅魔盜國際之基石;創中華新紀之強國,造國民千秋之福祉;興神州萬代之盛世,開全球永久之太平!也未為不可。


  [后附謄抄者按語]

  《心之力》全篇,三十九段,計陸佰三十九句,總陸仟二百伍拾叁余字。

  謄抄于戊寅年春。國難當頭,如墜深淵,借閱宏著,醍醐灌頂。倍感潤之救國奇智。遙望祈祝我一師、毛奇,天眷無恙。

  [注]為便于今人閱讀,文中個別標點略有改動。并將原件抄錯一字改正:“愚昧業(業)生”應為“愚昧叢(叢)生”。
 



原抄件共十二張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衡山县| 托克托县| 保靖县| 固安县| 开鲁县| 黄冈市| 西华县| 彰化县| 景洪市| 城固县| 樟树市| 射洪县| 阿克苏市| 都江堰市| 山西省| 黄龙县| 北安市| 凤山市| 自治县| 旺苍县| 西藏| 顺昌县| 荥经县| 沾益县| 通州区| 友谊县| 武宁县| 磐石市| 永城市| 庐江县| 宜宾市| 于都县| 兴业县| 保亭| 凤台县| 德江县| 渭源县| 万州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