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毛澤東專題 >> 盧麒元:為什么會有職業賣國者?
  
        

為什么會有職業賣國者?

 

文/盧麒元 2018年12月07日 來源:新思讀書會 子夜星網站整理編輯


  ​無論是革命還是改革,都必須對舊制度進行一定程度的否定。對舊制度進行否定,就必然涉及到對領袖、對政黨、對國家進行一定程度的否定。“一定程度”是困難的尺度,反對往往會一發而不可收,反對往往會沖破最后的底線。老成的政治家明白,否定是一種危險的工作,這是近乎顛覆性的工作,需要鼓勵投機者充當急先鋒。鼓勵投機者沖鋒,就必須輔之以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就這樣,在中國,在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就形成了一種奇特的景觀,各種修正主義者全面復辟了,罵毛澤東、罵共產黨、罵新中國者名利雙收。以至于,一些中國教育、學術、傳媒機構和個人,為了獲得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迅速成為了反毛澤東、反共產黨、反新中國的急先鋒。這些機構和個人用納稅人的血汗,肆無忌憚地干起了背叛納稅人的勾當。更為可怕的是,一些沒有操守的學者,為了迅速地獲得個人的名和利,丟棄了起碼的道德操守和學術尊嚴,淪為了政治家門下可恥的打手(當代的一些大師們)。這些打手,不僅僅變得越來越著名,而且一個個都迅速地脫貧致富。

  ​反對的尺度是很難把握的。反對派一旦得勢,就很難劃定政治底線。一些政客搞“平反”,連自己革命的對象都給平反了,平反到最后就剩下將自己拉出槍斃了。政治家對越線的政客,采取了用完即棄的方法。但是,這種方法對學者就很難使用了,數量龐大的知識分子是沒有辦法拋棄的,這就縱容了浩浩蕩蕩的賣國者群體。一些沒有節操的學者,為了獲得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突破了道德底線、政治底線和學術準則。他們將對毛澤東、共產黨、新中國的惡毒詆毀作為自己晉身的投名狀。在新中國建立以后,只有敵對國家和敵對勢力如此惡毒詆毀毛澤東、共產黨、新中國。所以,這些沒有節操的家伙自然而然地與敵對國家和敵對勢力合流了。其中,一些人不可避免地成為了職業的賣國者。這些賣國者,得到了敵對國家和敵對勢力的鼎力相助,甚至也獲得了我國政府的政治鼓勵和經濟支持,他們可以以此為職業而獲得崇高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改革開放怎么可能沒有政治代價呢?是誰為共和國準備了一大批掘墓人!我們見識了對于革命歷史的無情顛覆,我們看到了浩浩蕩蕩的職業賣國者大軍。一些家伙,一賣而光輝榮耀,二賣而登堂入室,三賣而永載史冊。久了,習慣了,賣國就成為神圣的職業了,以至于一些年輕的公知們前仆后繼地去賣國了。

  ​香港就是中國政治的一面鏡子。在英治時期,一大批的左翼愛國者,舍生忘死地宣傳毛澤東思想、擁護共產黨、支持新中國。但是,隨著歷史的變遷,這些愛國者慢慢地被遺忘和被拋棄了。回歸之后,那些香港愛國左翼的結局很凄涼,他們即沒有政治地位了,也沒有經濟利益了。相反,那些個罵毛澤東、罵共產黨、罵新中國的人忽然被捧為了座上賓。長時間的耳濡目染,使得香港年輕的一代開始走向反叛,他們被反復地灌輸所編造的毛澤東、共產黨、新中國如何‘邪惡’的謠言,他們終于成為了香港歷史上最堅定的離心離德的叛逆者。香港的老一輩人常常唏噓,他們無法理解為什么要否定毛澤東、共產黨和新中國,他們不能明白后人怎么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前輩。在儒家傳統深厚的地方,不忠和不孝就是大不敬,大不敬的人們如何獲得別人的尊敬呢?政治是平衡的藝術,很難簡單甄別是非,所謂過猶不及。政治投機是非常危險的,否定到最后往往連自己也被否定了。一些政治家的晚年是很痛苦的,背叛的陰影總是揮之不去的,他們不但要面對自己的良知,還要面對子孫成為賣國者的事實。一些權貴為什么會淪落為巨貪,他們的信仰在背叛中已經蕩然無存了,他們做任何事情都已經沒有底線意識了。

  ​政治倫理不外乎家庭倫理。一些政治人物在政治上太不成熟了。作為政治上的衣缽傳人,他們實際上是前輩政治家的政治子孫。子孫對父兄要有起碼的尊重,再怎么也不能突破人倫底線,你可以對前輩的思想提出批評,你可以對前輩的制度做出修正,但你絕對不能對自己的前輩的人格進行肆意的詆毀。一些政治人物,在改革開放初期突破了政治倫理的底線,他們在禍害前輩的同時也糟蹋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他們的背叛永遠無法獲得中國人民的原諒。同時,就連他們的政治同盟者,敵對國家和敵對勢力也無法尊重他們。是的,就算是西方政治家,也是尊重家庭倫理的,更是尊重政治倫理的。他們無法去尊重毫無政治節操的叛逆者。我們注意到了西方政治家的風范,就算是毛澤東、共產黨、新中國的敵人,美、日、歐的老一輩政治家都高度評價毛澤東、共產黨、新中國,就連被毛澤東審定為戰犯的蔣介石也高度評價毛澤東、共產黨、新中國。一些習慣于投機的中國政治家就顯得太幼稚了。這是最基本的政治倫理:背叛是政治家永遠的污點,這個污點讓一切榮耀都變得毫無意義。更為殘酷的現實是,許許多多所謂的“紅二代”,正是爲了實現父母狹義的政治否定,從而走上了反毛、反黨、甚至賣國的不歸路。他們是最早接觸西方的新中國精英,他們理應成為中國完善和進步的偉大力量。很遺憾,他們很多人都成為了新貴和土豪,他們踐行著資本主義復辟的理想,他們意圖瓜分全部的國家財富,他們重新對勞動人民進行著血腥奴役,他們成為了共和國無恥的叛逆群體,他們是中華民族經典的負能量。家庭倫理也不外乎政治倫理。政治家們當然要面對豺狼子孫們的背叛。我們即將見識一系列的家族悲劇,這當然是政治亂倫的一種必然結果。

  ​我們相信,如果納稅人可以真正管理他們的財富,他們絕對不會資助那些毫無節操的反對派。年輕人或許不明白,毛澤東已經成為中國人民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種象征,背叛毛澤東的深意在于對人民和共和國的無恥背叛。當老百姓知道誰是真正的秦檜,全體納稅人還愿意資助他們嗎?如果,沒有了這種資助,還會有浩浩蕩蕩的賣國者群體嗎?敵對國家和敵對勢力的納稅人,會允許他們的政府撒錢給這些毫無節操的中國人嗎?試問,美國的那些著名的大公司,會聘請職業賣國者做公司的獨立董事嗎?事實上,逃到美國的職業賣國者太多了,他們除了獲得僅夠維生的狗糧之外,不會得到崇高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甚至他們根本就無法真正地融入美國社會。港、澳、臺、新的老百姓對這等垃圾,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已經很久了,唯有中國大陸在供養著這幫垃圾,這幫臭哄哄的垃圾成為了共和國的一道奇特的風景線。我們當然知道我們的問題出在哪里,老百姓早晚會明白一些人為什么要用國家資源資助賣國者。改革存在著天然的政治底線,一定程度的對舊制度的否定,當然不能變成對毛澤東和共產黨的全面否定,也當然不應該變成對新中國的徹底顛覆,更加不能演化成對全體國民的無恥背叛。我們確信,用納稅人的錢去資助賣國者的特殊時代就要結束了。否則,我們終將喪失人類最基本的普世價值。因為,這實在是有違全人類最基本道德倫理的拙劣行徑。那些個用老百姓的錢,去為賣國者提供榮耀的機構和個人,會為他們的政治投機感到后悔的。他們得到了一時的眼前利益,他們最終將失去他們的一切!順便說一句,資助藏獨和疆獨的資金,并非全部出自于美國的納稅人,很多都是來自于貧苦的中國老百姓的血汗。老百姓崇拜的那些名人,正在用老百姓的血汗來埋葬共和國的未來!

  ​我們也想對愛國者說,愛國永遠都是非職業的。愛國從來都不是一種職業,愛國從來都是犧牲和奉獻。如果,有一天,愛國被用來贏得名和利;那么,這些愛國者十有八九也是假的。你們應該問,在賣國者猖獗的歲月里,你們這些“愛國者”都躲在哪里?你們這些“愛國者”都在忙些什么?今天,我們看到一些聰明的小子,開始用紅色賺錢做生意了,我們開始感到了一絲的驚訝與恐懼。是的,職業愛國者與職業賣國者是同樣可怕的,我們也要同時警惕職業愛國者。錢學森和李四光都是偉大的愛國者,他們在祖國最需要的時候回來了,他們用他們的專業奉獻實現了他們的偉大人生。愛國,是一種根植于內心深處的偉大情操,是一種高于生命的歷史性承諾,是一種腳踏實地的無私奉獻。真正的愛國者在卓越地進行本職工作,真正的愛國者是不貼政治標簽的。履行諾言者將永恒,背板諾言者將飄然失落。

  ​如果,中國是在進行一場真正的改革開放,中國人就不應該對他們的前輩進行無底線的詆毀。即不能對革命者無底線地詆毀,也不能對改革者無底線地詆毀。不懂得繼承,談什么發展?冷峻的批判,必須建立在真誠的尊重基礎之上!羞辱自己的前輩,無助于制度變革和生產力進步!一些無底線羞辱自己前輩的人,無論如何不會成為真正的愛國者!一個正常的國家,一定不會存在公然的職業賣國者。一個成熟的民族,一定不會賦予賣國者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的。在經歷了冰火兩重天之后,我們的孩子們開始漸漸地成熟了,他們不會再輕信那些著名的改革騙子了。我們的國家一定會恢復正常的,我們的民族一定會走向成熟的。因此,我們十分肯定,賣國者的職業生涯就要結束了!

  ​(作者:盧麒元 來源:新思讀書會 發布時間:2017-01-22 09:48:25)
 
 

  

子夜星網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

稳赚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瑞昌市| 谢通门县| 奇台县| 林州市| 荃湾区| 永福县| 红原县| 永春县| 嘉义县| 南宫市| 定西市| 阿拉善右旗| 关岭| 苏尼特左旗| 涞水县| 松潘县| 昆明市| 视频| 万源市| 孟津县| 丰宁| 成武县| 蕲春县| 河南省| 乌什县| 漳州市| 依兰县| 若尔盖县| 壤塘县| 福建省| 中江县| 汉寿县| 石屏县| 武邑县| 永清县| 金川县| 如皋市| 肇庆市|